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正确的历史观与科学的逻辑性——评《集安百科全书》(文史部分)  

2011-03-24 14:12:49|  分类: 历史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历史上“高句丽”的穿梭有正确的认识,也应有科学的结论。那就是爱祖国,就必须反对分裂主义,爱集安,就必须摒弃“高句丽”。

近年来的历史与考古领域,有一种反常现象,那就是“见物不见人”。这似乎是一种癖好。比如说,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东北,扶植了一个“伪满洲国”,这是对伟大中华民族的侵犯和羞辱,现在我们的考古界,却把“伪满洲国皇宫”、“伪满洲国国务院”等旧址,当成了“一级保护文物”,还说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提醒人们“不忘记那段历史”。我们要问:纪念什么,不纪念什么,难道分不清楚?“雪耻如何雪?把耻辱当成纪念”这是什么样的逻辑?我们认为太不正常了!

“伪满州国皇宫”,怎么可以和北京的故宫相提并论!还不止此,还煞有介事把这个“汉奸皇帝”的用具、衣物等展示出来,从这里让人们看出什么来呢?是“卖国光荣”?还是当汉奸“有功”?还是奢侈“有理”?我们常常批“卖国求荣”,认为其“狗彘不如”!而“狗矢”却供进了殿堂,能不令人感到悲哀!

我们爱集安,但绝不是因为有了“高句丽”,正是“高句丽”给集安的历史抹了一笔黑!好像有少数人是“高句丽癖”,一提起“高句丽”,就如抽上了鸦片,立刻来了精神。谁要是批判或触犯了“高句丽”,就如同挖了他家的祖坟,呛了他的肺管子!《集安百科全书》(文史部分)虽然收进了一些有价值的史料,但也仍残留着大量的渣滓,就是这些“高句丽癖”掺和进来的。除了在前面提出的评议之外,我们还会发现一些令人不解的问题如下:

一、既然是“百科”,又强调集安的历史沿革,为何不展示“禹山古都”旧城门的原貌,以及现有的一些珍贵照片?

二、既然已经知道“高句丽二十八代君王”的画像是胡编乱画出来的,为何还要把朱蒙、谈德的所谓造像刊印出来蒙人?看了以后。难道不会误以为真么?

三、集安原本像云南省的丽江一样,城中有回转连通的水渠,真是到处有小桥流水。但在“现代化”的过程中,这些早已不见踪影了。难道不可以回忆一下这些美好的景观么?

四、既然“长川一号墓”那么重要,为何不把被盗一事记上一笔?

五、既然已经知道丸都山城等不是“高句丽卫城”,更不是“高句丽”修筑的,为何还有多处明晃晃写着:“二十二年冬十月,王迁都于国内,筑慰那岩城”;“公元198年,山上王伊夷模不得已修建丸都山城”;“公元342年,故国原王再次修建丸都山城”?在发掘集安古城墙时,既然已经发现了石器等遗物,已经证明集安古城在夏代以前就已成形,为何还要强调“高句丽”修“国内城”呢?

六、既然已经知道“高句丽”第四“王”解邑朱死后葬在闵中原一石窟中,为何又定为麻线石庙子沟老虎砬子JMM2381号墓?

七、尉那岩明明在通沟河西岸七星山东南坡,为何又说在财源?财源明明有霸王山城,不过是位宫暂住之地,而张福有却“考证”到了嵩子沟。这是不是为了给“高句丽”第十一“王”墓对号入座的需要?

八、位宫进犯西安平引来灭顶之灾,为什么他死后“民怀其德”追其死者甚多?这是什么逻辑?当年大臣得来曾劝阻位宫不要进犯西安平,位宫不叫,得来绝食而死。毋丘俭破高句丽后,嘱善待得来家属,并修整得来墓葬,《集百》为何不写上一笔?“高句丽癖”为何对此不感兴趣?

九、对大禹山3319号墓及禹母石,“高句丽癖”们不予认可,但《后汉书》提到汉武帝东巡过九原(集安)时,拜了启母石的史实,你们又不予理会,是不是凡是对于“高句丽“不利的史料就不感兴趣?就搁置或压制起来?这是什么逻辑?

十、“高句丽”有多少个“第一”?

在关于“高句丽”的考证中,张福有给了它许多“第一”。什么“第一个平壤城”,“高句丽第一个知名的诗人”,“高句丽第一首诗歌”等。还有“高句丽”的“之最”等等。但是,在关于“高句丽”的专门条目中,既没有说明“高句丽”也是汉人,又没说出它是什么“少数民族”,使用了模糊手法蒙世。当我们明确指出“高句丽”是汉人中经常发动叛乱的分裂势力之后,这些“第一”岂不成了“空设”?现在可以认定:

1、“高句丽”在中国(甚至是全世界)发动武装叛乱次数最多、规模最大、时间最长,造成的人力、物力损失最大,堪称“第一”!

2、对于一个已经“盖棺论定”的叛乱武装集团的翻案活动,投入最多,涉及面最广,范围之大,堪称“第一”!

3、在做伪“考证”,欺世盗名方面,张福有等也堪称“第一”!

给了“高句丽”那么些个“第一”,当我们知道“高句丽”不过是汉人的一伙叛乱分子时,十分可笑,然而笑不出来。因为这里面包含着中华民族的血和泪。为历史上的丑类拍手叫好的人,当然是小丑,如果小丑制造的仅仅是“笑料”,那也就没有必要去花费那么大的力量去为“歪曲历史”的造伪者操心了。

鲁迅先生说过:悲剧是把美好的、宝贵的东西砸粉碎给你看。那么是否可以说:喜剧是把丑陋的、罪恶的东西包装起来给你看呢!不过,把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造成损失最大的“高句丽”叛乱武装集团这具僵尸抱住不放,装饰一番,粉墨登场,却既不是悲剧,也不是喜剧,它过去是国阴际阴谋的一个部分,现在仍然是国际阴谋的一个部分。它不伦不类,纯属一场闹剧!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

 

 

 

201131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