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三曹诗》小议  

2011-03-24 14:09:00|  分类: 语言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曹操的社会理想

汉末时期,三足鼎立,而优势在曹。起步时虽历经艰难险阻,但最后能实现中国统一大业的基础,在于曹操适应了当时的社会潮流,以及其自身的文化素质。首先,汉末乱局,生产凋蔽;而北方则处于相对稳定的局面,有较强的物资供应基础。其次,当时社会思安、思统,而曹氏代表了当时广大农民的利益;并“挟天子以令诸侯”,具有一定的“合法性”。他立志统一中国,有远大的政治抱负。而刘氏站在汉代封建统治阶级和宗族立场,想恢复汉末形势,已不可能。孙权则只能守业,胸无大志,“生子当如孙仲谋”。第三,汉末建安才子七人,曹氏父子居其三,具有相当的文韬武略。用“三个代表”去衡量曹氏,基本具备了“得人心者得天下”的客观条件。

在曹操的文学作品中所反映出来的社会理想,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如《度关山》诗,一开头就说:“天地间,人为贵;立君牧民,为之轨则”。抱有“民本主义”思想,主张立君为民、为则。他希望“车辙马迹,经纬四极;黜陟幽明,黎庶繁息”。在封建制度下,“井田刑狱”都持平有序;而官员们则应如皋陶、甫侯一样,尽职尽责,清廉不苟;相对地对秦、汉间的苛政,“劳民为君,役赋其力”的作法十分不满。他引用虞舜时美化食器,引起十国反叛的历史典故,提倡帝尧的“采椽不(zhōe)”的朴素行为。

曹操尊重老子,诗中说:“世叹伯夷,欲以厉俗。侈恶之大,俭为共德”。伯夷,即老子,又号伯夷高父、伯高、歧伯,有《道德经》传世。但应指出:余冠英先生的注释,却把伯夷误作为伯夷、叔齐中的伯夷,说明他的知识的局限性,这也表现在对《诗经》的注释之中,极待澄清。

二、《燕歌行》二首应为甄氏所作

在曹丕的诗作中,《燕歌行》二首及女子思夫之作,不类曹丕的口吻;应为甄氏之作,孱入曹丕诗中刊出的。其原因或因甄氏已为皇后,应有所避及;但因诗情、文采较好,不忍弃之,故托于曹丕之手。如其一中有“念君客游多思肠”,“君何淹留寄他乡”,“贱妾煢煢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等句,显然不可能是曹丕的语句。况且一个大丈夫,后来的君主,也不会以“贱妾”自谦自卑的。其二中有“别日何易会日难”,“郁陶思君未敢言”,“涕零雨面毁容颜,谁能忧怀独不叹”等句,更表现出女子思夫情之深切,这在受过良好教育的甄氏来说,写出这样的诗句不是不可能的。

《燕歌行》二首的创作时间,只能是甄氏初嫁后,而不是再嫁曹丕之后。因为这样的纯情,只能是初恋或初婚时的感情,甄氏嫁袁熙后,熙久为幽州刺史;甄氏与其婆母刘氏同住,一直两地生活,其思夫之情,自然恳切。经历国破家亡,再嫁之后,思想成熟,并为丞相子妇,更为皇后,这种艳词是不可以写的,也是不容易写出来的。

曹丕的诗不如其父之作的政治思想浓重,但也寄托了忧国忧民的君主情怀。如《上留田行》:“居世一何不同,富人食稻与粱,贫子食糟与糠,贫贱亦何伤!”可惜后期诗作多为伤情与行乐之词,未免大为减色。

三、曹植失恋、失意

《三曹诗》中,以曹植作品艺术性较高,不仅词句华美,而且慷慨悲歌,情思壮阔;既表现出文人雅士之风格,又有沦落才子的愤世之情愫,这是和他失恋、失意的生活经历分不开的。他在《箜篌引》中的“阳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讴”,“凉风飘白日,光景驰西流”;《薤露行》:“天地无穷极,阴阳转相因”“鳞介尊神龙,走兽崇麒麟”;《吁嗟篇》:“飘周八泽,连翩历五山”等句,语言鲜活,对仗工整,显然承《楚辞》、《汉赋》之长,避古诗之短,形成独立的创作风格。

曹植一生不得志,后虽为皇亲,仍抑郁难安,无所发挥。在《 篇》和《怨歌行》中,反映了他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牢骚,也包含了“为臣不易”的惶怵。在《田野黄雀行》中,他借少年拔剑刺破罗网,使黄雀重返天野,并回头感恩少年的寓言诗,来抒发自己渴望自由奔放的心理。在《浮萍篇》中,又念念不忘昔日所爱,后来在《洛神赋》中,用洛神暗喻甄氏,引起了曹丕的疑虑,险些丢了性命;用“七步诗”解围而幸免。

为什么用“洛神”来指喻甄氏?因为甄氏幼名罗敷。“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秦即读zhen甄;罗敷并不是什么莱菔花,而是美与爱的古语,如古英语中的luve,今为love。罗敷为汉末第一美女,曹植少年时,曾慕名前往其家造访;袁绍破灭后,甄氏为曹丕所得,而曹植却念念不忘。

四、中原逐鹿,兼及美人

汉末乱世,群雄蜂起,江山美人,皆思俱得,几乎无一例外。昔日,袁绍任冀州牧,羡罗敷之美,即欲求娶,奈发妻刘氏悍妒,又不忍失去,故为二子袁熙讨来。罗敷不愿随袁熙去幽州寒冷之地,留在冀州。刘氏怕其夫袁绍指染罗敷,常和她同居同处借以防范。

刘备调解曹、袁纷争之后,被冀州牧推荐为平原县令,号刘使君。当他走马上任之际,遇见了罗敷。刘备惊艳之际,便提出“宁可共载不”的要求,被罗敷婉词严拒。《陌上桑》中写的“使君自南来”,这个“使君”就是刘备。

曹操也爱慕罗敷,一直放在心上。破袁绍之日,带兵前往袁府,也意在得到罗敷,可惜晚了一步,其子曹丕先入为主。曹操见罢罗敷,无奈只好点头,许曹丕纳之。曹丕后为元帝,立罗敷——甄氏为皇后,世称“甄皇后”;真是“东边我的美人,西边黄河流”,踌躇满志;而第一美女成了第一夫人,可能也是一种不错的机遇和结局吧!

 

 

 

20101015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