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把“高句丽”扔进历史垃圾堆——谈用科学发展观看待集安历史  

2011-07-26 10:3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去伪存真  还原历史  评〈集安百科全书〉(历史部分)》一书的结语中,曾提出“且看‘高句丽’闹剧如何收场”。我们已经看了一段时间,发现有关者自然无法自己收场,正如一切腐朽事物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一样。只能用科学发展观这一有力武器,把高句丽这摊狗屎扔进历史的垃圾堆,才能告一段落。

在现代社会,学界出现了一种学“疯”,就是“死不认错”!正如罪大恶极的强盗,临死前也会请律师辩护一样,可能是一种“民主”、“自由”的新趋势吧!然而学术问题,包括历史考古领域必须坚持科学发展观,而不是唯心、唯我,以“绝对权威”自居。学术问题,只有在真正的切磋中才能得到发展。如果不允许不同观点,特别是新的思路出现,那么如何创新!如果已经发现原有的论点是不正确的,就要虚心听取,坚决改正,这才是学者风度。因为迄今为止,尚且无法成立学术法庭之类的仲裁机构,而只能经过广泛的议论甚至争议,并且让实践和时间去验证真理。

一、关于古代东北与集安的历史真相

东北地区从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它的历史可以上溯到“三皇”、“五帝”,直到夏、商、周、秦。在这条历史长河中,从家族、氏族、部族,到近代民族的演变过程中,基本上浑然一体,无法分割。

伏羲氏“穷桑拜石”,就是到东北祭祀“天外来客”。《山海经》中的几处“汜林三百里”,就是规模较广的陨石区;东北地区就有一处。伏羲氏把儿子太檀留在东北,就是少昊,其地名为“少昊之宇”。后炎帝方雷氏家族北上,又建“少典之国”;最后由轩辕家族有蟜氏接替为“少典之君”,其中心地就在集安。

黄帝把长子帝挚从西方调来东北,“居少昊之宇,以行太昊之法”,观天制历,拓土利民,因而又号“少昊”。已调往西方的黄帝次子昌意,在西方生了颛顼,“十岁佐少昊”,十五岁打败夫余人,在东北建立高阳之国。颛顼之子老童、伯鲧先后为东蒙之主,留下了大量古迹。黄帝家族为公孙氏、云氏,后有完颜氏;少昊金天氏之后裔为金族,颛顼高阳氏之后裔为伊姓、高姓、王姓等。其后之帝喾为少昊之孙,立国于有莘氏,号高辛氏国;都于桓仁,“纥升骨”就是高辛国。帝喾之子为周人之祖后稷、商人之祖契、帝尧以及厌越。伯鲧之子为大禹,生于集安大禹山,伟大的治水英雄、夏人之祖。颛顼之外孙皋陶生伯益(大费),为女真(满族)之祖,秦人之先。一直到秦统一天下,时间持续了四千余年。

二、“高句丽”反祖叛父,祸国殃民,为乱臣贼子

“高句丽”的出现,是中国的不幸,是东北的不幸,更是集安的不幸。《魏书》、《魏志》、《晋书》、《旧唐书》,以及《搜神记》等正史、野史都明确记载:高句丽出于高丽国,实为契丹(北维)高氏族人;周时称高夷,秦汉称高丽;古时yi、li相通。高句丽元凶东明,为金蛙之野子,自幼不善,长而刁险有反迹。金蛙想除掉他,东明生母可能从其姘夫那里得到消息,让他逃出;后至沸流水暂栖身。卒本夫余老王见他骑射功夫不错,收他为婿并成为继承人。第二代类利,攻下高句丽县,杀县令,遂自称高句丽,不改高氏,但并未建什么高句丽国,仍乞属玄菟郡。在这一点上,过去也被极力歪曲:什么“朱蒙在纥升骨城建立高句丽国”,“类利在集安建高句丽国”等等,全是造伪。

高句丽自恃地险难攻,又有丰富物力,于是逐渐做大,开始狂妄起来,四出抢掠,反抗中央政权,时附时叛,耍尽两面手法。还自欺欺人,散布什么“天帝之子,母河伯女郎”,“乘黄龙升天”,“神猪引导到集安建都”等等神话,愚弄人民;苟延七百余年,给中国造成人力、特力的巨大耗损,给东北人民带来战乱和灾祸。像这样的分裂武装叛乱集团,历史早已定为“反贼”,奈何竟成了某些别有用心人的“至宝”?这些问题始终是有国际背景的。有人反对批判高句丽,硬说这是“纯”学术问题,实际上是打压历史真实论述的拙劣政治伎俩。

三、集安古迹的珍贵性与保护问题

国内外有些势力想把集安和东北历史“高句丽”化,这是严重的反历史行为,是对历史的歪曲。对分裂国家的罪犯顶礼膜拜,就是对中华民族的背叛。在这个原则问题上无商讨余地。一句话,必须把“高句丽”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并且对它的恶劣影响,坚决清除,不留后患!正如列宁所说:旧势力的尸体,是可以装在棺材里埋葬的;但它的臭气和影响,却不能抬走,还会在空气中散发。所以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就是要把“高句丽”的本质揭穿,打入另册;对高句丽的恶劣影响,就像对过街老鼠那样,人人喊打;把历史上的分裂叛贼,踏在脚下,永远不能让他翻身翻案!

集安的历史那么悠久,不是短短七百年可以代替和抹煞的。集安上万座古墓和塔群,绝不是“高句丽”所能概括和取代的。“高句丽”是汉人叛乱的一支,更无特殊的文化可言。所有古老的山城、金字塔、大型墓葬,都是三千年前的巨石文化和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的文化遗存,是中华文化的瑰宝,是祖先留下的珍贵财富。一不可随意拱手让人,二不可任其损毁;否则就成了千古罪人!

对古迹、文物,要实事求是地予以研究鉴定,而不能乱贴“高句丽”标签。如尧代的许由冡,太史公早已提到;夏、商、周、秦之先民墓葬,各有分区,都有相关记载,足够我们奋力去探索。对历史文物古迹,不可随意改名、命名。如将军坟,本与高句丽无关。大禹山3319号方壇积石墓及墓前石刻,本为大禹母亲修已所有;后被叛徒晋代平州刺史崔毖占用,实乃破坏古迹,亵渎先人的犯罪。对此,必须去伪存真,使其重现光辉。原天台峰曾被改称“五女峰”,实乃模仿桓仁吾汝山城的随意做法,应予纠正。许多占用金字塔的“高句丽王陵”都应重新考证,恢复其原主原义,并加以妥善保护。如“五盔坟”5号墓,漏水严重,湿度过高,亟待处置。更严重的是那座没有遗址的“高句丽遗址公园”,毫无根据,建议立即改名为“九洲芳园”,立大禹像;并纪念古君子国,以激励民风。

在集安火车站前,正对大禹山主峰曾有一个俱乐部,证明此处一直为公用场所。它的南面有两根石柱,年代久远,极可能为大禹庙的“华表柱”。加上公共场所这一点,则可证明原来有大禹庙的存在。现在,可以考虑重建大禹庙,这也是集安所特有的标志性建筑,意义重大。

集安市博物馆,过去是“高句丽”主题展馆,应彻底改革,以把它建构成东北古代历史及夏商周文化主题展馆,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和爱国主义思想。并可适当加入批判高句丽内容和抗美援朝内容,明确高句丽为中国和朝鲜人民的共同敌人,增强对反分裂、分离主义的认识,增进中朝友谊,促进国际关系的和谐。我们相信,所有热爱集安的人,都热切希望集安的经济、文化走上健康发展之路,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锦上添花!

                                                                                                        2011年7月19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