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探访帝颛顼的安息地——记扶余县富康遗址  

2012-11-09 10:5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天下第一奇书”《山海经》中,有三处记载着帝颛顼的安息地。《大荒北经》:

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丘方员三百里,……。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

《海外北经》:

务隅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

《海内东经》

濮水出鲋鱼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四蛇卫之。

书中所记附禺之山、务隅之山、鲋鱼之山,是一个地方,即今吉林省扶余县,古史地之中又写为夫余。东北海,指北太平洋;大荒,指北大荒;河水,即松花江由西北方向改去东北方向之处。丘,即此处形成一个洲形地带;今扶余县正好方圆三百里。

从中可见,颛顼的墓葬有以下四点:

1、濮水,有本刊为“漢(汉)水”,按《山海经笺疏》注释,应为濮水之误。濮水,即松花江与嫩江合流以后的下游。

2、颛顼和他的“九嫔”,分别葬在一南一北,应为一个经度。

3、做为第三代黄帝,其墓葬规格很高,其遗址面积应为当地最大者。

4、墓葬可能为金字塔形,即巨大的方坛墓,并有相关祭祀设施。

我们根据过去的地方志和有关考古资料进行排查,并且经过实地踏查发现,符合这几个条件的遗址,只有社里乡的富康遗址。富康遗址,过去被定为“辽金遗址”,其根据是出土了有关文物。但是其面积之大,出土文物层次之多,年代应该比较古老得多。如在南部就出土了辽、金时期以前的文物。特别是篦纹陶片、陶鼎、鬲足、夹细砂红衣陶片等遗物,应不晚于商周时期。但其中也有和长岗子遗址中的同类少量石器、蚌器等,应属于新石器时代后期文物。

富康遗址在社里乡西北4公里,富康屯北狭长的台地坎边缘。东西长2.5公里,南北宽1公里。这样的矩形面积不符合古代建方城习惯;所以排除了古城址的可能。遗址中心有一个半米高的正方形土台,虽为方形,又似有护城墙,但面积又不足一个城址,则很可能为大型墓葬区的中心建筑基地。按颛顼时代正值金字塔时代。如果这是一座沙土夯实的金字塔,就应该高为125米。据考古报告称:自59年到80年二十年间,半米高的土台即已消失;按此进度,125米高度,五千年刚好是塔的整体消失过程,这真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见图1)

探访帝颛顼的安息地——记扶余县富康遗址 - 渔樵话友 - 宫玉海的博客

 
(1)富康遗址平面图

在土台的西侧,发现有400平方米的灰坑,深约20米;据当地老农民回忆,坑的底部还有一个小圆坑。灰坑中发现很多兽骨和鱼骨,而且鱼骨数量较多。这完全可能是一个祭祀坑。而兽骨和鱼骨说明,这是对一位特殊的对象的特有的祭祀方式。据《扶桑国考证》一书介绍,古巴比仑人称颛顼为“伊神”,和耶稣称“伊萨”是一致的;因为颛顼为伊姓;而其图腾为“羊鱼头”,就是羊首鱼身。这种图腾石刻,在吉林省集安市东约17公里的鸭绿江中早有发现;该地方古称“羊鱼头”。这又是一个重要证据。因此,灰坑中的兽骨则多为羊骨。

(2)羊鱼头——伊神(萨)的图腾

探访帝颛顼的安息地——记扶余县富康遗址 - 渔樵话友 - 宫玉海的博客

 

《约书亚记》和《诗·大雅·生民》中有关于燔祭和禋祀的记载,说明这是一种古老的祭祀方式,就是把牺牲的牛、羊等,用火焚烧,让气味冲上天空,以便神和上帝享用。《圣经》中叫“燔祭”;《诗经》中叫“禋祀”。

所以认定富康遗址可能为颛顼墓葬的另一个理由,就是在富康遗址的正北,约3.5公里的四马架西部,有古墓群,但未经考查,无报告,只可推测为“九嫔”之墓葬。正是“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

颛顼的陵墓,原有守墓人,“四蛇卫之”。过去有人认为“四蛇”就是四条蛇,当然不对;“四蛇”就是约瑟,在赫哲人的传说中称为“那翁巴尔”,也是“四蛇”的古读。其故事就是《圣经》中约瑟的故事,约瑟为雅各的儿子,雅各和耶稣为表兄弟,约瑟是耶稣的表侄和虔诚弟子,后为耶稣守墓,这是很自然的;和《山海经》中的“四蛇卫之”则为同一件事。

《约书亚记》最后部分说:

耶和华的仆人嫩的儿子约书亚,正一百一十岁就死了。以色列人将他葬在他地业的境内。……

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也死了,就把他葬在他的儿子非尼哈、以法莲所得的山上。

颛顼的地业,就是扶余。《史记》说:颛顼十岁来东北,“佐少昊”,十五岁打败夫余人,建高阳之国,就是《山海经》三处所说的扶余之山。而阿仑,是约瑟之子,他葬在他儿子所得之山,这完全可能为阿伦阿尔山。约瑟死后,由他的子孙几代守墓,所以《约书亚记》中特别提到他们。

由于“九嫔”之墓葬和阿仑阿尔山没见到考古资料,在这里只可存疑了。

但是,有几点可以肯定的是:

1、  颛顼和耶稣是同一个人,伊姓,巴比仑人称为“伊神”,西方称“伊萨”。

2、  颛顼的墓葬应为金字塔形,高约125米;按玛雅金字塔特征,墓门应向西方。

3、  濮水,应为松花江与嫩江合流后的下游;嫩江,是颛顼的父亲河,因为“耶稣是“嫩”的儿子”;濮水是颛顼的母亲河,因为其母“女枢(以埽)”被其父昌意名为“昌仆”。

4、  扶余西的查干湖,是颛顼曾经洗浴过的;“查干”就是“沈(沉)”的古读。颛顼从西方回来,发现此湖和死海不同:死海不沉,查干湖则沉,因而命名;所以在《大荒北经》中特别记上一笔。

5、  “四蛇”应为约瑟;“四蛇卫之”,即约瑟为颛顼(耶稣)守墓。

6、  灰坑为祭祀坑,羊骨、鱼骨说明是对颛顼(耶稣)的特殊祭品。

据此,我们初步认为:扶余县的富康遗址为帝颛顼(耶稣)的安息地;是我国历史上仅次于轩辕黄帝陵墓的墓区,是松原地区最重要的古代文化遗址。

                                                                                                                              2012年10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8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