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新年献词  

2013-12-25 11: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澄清东北古史 根绝分离谬论

——评央视《发现龙潭山》专题

兼及《东北古代民族·考古与疆域》的一些误导

 

古人说“登高望远”,当是旷达惬意之事。但也有人“天低吴楚,眼空无物”。有人登上长白山,只看见打着叛乱旗号的“高句丽”;余秋雨一下子看到了“外来文明”和另一个“伟大帝国”。如今有人登上龙潭山,却看到了莫须有的“夫余王城”。

在历史界,存在着两大绝门:一、“杂种论”,咬定一些氏族都是“多元复合形成的”。二是乱认祖宗:专门找叛乱分子当祖宗。过去,有人把“高句丽”叛乱武装集团当“先民”,现在又有把“夫余国”拿来说事,认为它才是地道的东北历史的“主流”,这就是《发现龙潭山》(以下简称《发现》)——专题的实质。当然,这些观点并不是它的创造,而是早己有之;其典型根据集中在一个项目《东北古代民族·考古与疆域》(以下简称“项目”)之中。

一、东北与中原本为一体

在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东北时期,曾为歪曲中国历史,分离我国东北而胡编了历史书。记得它的顺序是:肃慎、挹娄、夫余、契丹、高句丽、渤海、辽、金、元、清,还接上伪“满洲国”。既没有“三皇五帝”,也没有夏、商、周、秦、汉、唐等。本来东北地区的文化以汉文化为主,却又编出一个“高句丽”,说它是一个特殊的民族、特殊的文化、特殊的国家,一下子分离开去。这就是“欲亡其国者,先亡其史”。

新中国成立以后,对于东北地区的历史研究,基本上没脱离日本帝国主义立下的框架,所作所为都在歪曲历史,客观上在搞分离主义。兹举几例:

1、  说汉族是汉唐以后才进入东北的,而且带有“侵略”性质和“掠夺”色彩。

2、  一些“少数民族”与汉族为异族,暨不同源同宗,又有不同文化。

3、  只把女真文化当成本土文化,而排斥其它。等等。

由于这种框架的影响,所以绝对不承认一些历史事实。如东北地区有没有伏羲文化遗迹?考古发现中的夏文化遗存是否存在?山上的石城是否属于“巨石文化”?对这些问题不单回避,而且极力抹杀,甚至不准发现。

历史事实是:东北地区不仅有“三皇五帝”的遗迹,夏、商、周、秦都发源于东北;过去没有人提出过,当然没有研究;现在去研究,阻力又很大。而另一方面,什么“高句丽”是个“伟大民族”呀,渤海是一个“伟大帝国”啦,夫余和“高句丽”都是貊人啦,一片混乱,这些东西还得到了相当的支持和奖励,真是莫名其妙!

二、夫余为“古之亡人”

什么是夫余?夫余是伏羲氏时的冬官黑龙氏,又记为浮游,即日本语的ふゅ,本受命居黑龙江以北,但在五千多年前,夫余人不耐寒冷,“不待帝命”而擅离职守,迁徙于松花江之拐弯处,那里也就成了夫余。所以夫余之耆老说夫余人是“古之亡人”,就是逃亡的族人。

大约在五千零五十年前,“颛顼败共工之臣浮游(《帝系》),即颛顼十五岁,打败共工之臣夫余人。夫余人又南迁,到达长春和吉林一带;长春堡即当时所建;但并没有夫余人在吉林龙潭山建石头城的记载。《大荒北经》中有“鲧攻程州之山”,就是颛顼之子伯鲧攻打土们岭北之尚家大山,打败了当地守军,进到了吉林市;夫余人则向南撤退,最后到达了通化地区。

伯鲧到达吉林,修筑了龙潭山城,故名为“尼什哈”;吉林城名为“启林乌喇”。什么是“尼什哈”?《竹书》:“颛顼生伯鲧,居大穆之阳,实惟若阳。”“若阳”,古读ni sa;古希腊读为诺萨氏。所以在《永吉县文物志》里,记有龙潭山的古城高六米,方圆三里许,中有水潦,即贮水池;山上又有养鲫鱼的贮水池多处,现在被称为“旱牢”;但不是关押人的;古潦字读lo,就是人工贮水池。《国语·周语》:“昔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其亡也,回禄信于耹(qin)隧”。融就是大禹,又记为炎融;耹就是鲧,又读如希腊,即夏,所以古希腊就是大夏。吉林市叫“启林乌喇”,就源于“耹”的古读。

可见,龙潭山城为伯鲧所建,夫余人没有建,“高句丽”又没能力建。《吴越春秋》:“鲧始作城郭,筑城以卫王,筑郭以守民”。郭,就是外城,古又读郭勒、格勒和勾娄。

三、“高句丽”与夫余国

《发现》说,在两千二百年前就有夫余国。但是,当时这个夫余已不在松原地区,更不在吉林市,而是在桓仁县一带的卒本夫余。为何叫“卒本”?夫余人南迁以后,投奔帝喾(go)高辛氏,其首领后羿被封为射官,帝喾赠他“彤弓素矰,以扶下国”,“除民害”。帝喾名夋(zun),古又读“卒本”。后来后羿成为东北首领时,就把自己的领地叫“卒本夫余”,其几十里沟川叫“卒本川”。同时,又把北面的一些地方叫“北夫余”、“东夫余”。但从没在龙潭山上建什么城,也从没有在吉林市建什么王都。“长春堡”才是当时夫余人的首府。因为夫余人一过松花江,就把那里叫做“长春岭”,在查干湖畔建了“长春城”。迁至长春一带以后,建立“长春堡”,意为:从此告别寒冷的“冬官”了。

两千多年前的夫余,《汉书》说,已与秽貊合流,“用秽王金印”。因而有人认为夫余人是秽貊人,当然不对。汉元封年间,在玄菟郡设句丽县;后来“四郡并两郡”,把高显(辛)县在鸭绿江西部分,与句丽县合并,名为高句丽县。高句丽第二代类利二十二年(公元3年)冬十月,攻下高句句丽县,杀了县令,从此自称“高句丽”,但不改高氏,就是还姓高,承认自己是颛顼的后代。所以说“北夫余”的东明,逃至沸流水一带,建立“高句丽”国的说法并不正确。既没有什么“高句丽”族,也没什么“高句丽”国,“高句丽”纯属汉人叛乱、分裂的一支,有何可赞许之处呢?对叛贼顶礼膜拜者,当然也会是叛徒。

《好大王碑》说“出自北夫余”,是为了和其父国高丽(高夷)脱钩,和“卒本夫余”挂钩,,以欺哄世人而己。现在《发现》大谈“夫余王国”,不过是想借夫余之尸,还“高句丽”之魂,分离主义倾向已十分明白。

四、夫余人不是殷商后裔

《发现》把两千多年前的夫余人说成是殷商后裔,纯粹是胡编乱造。商人是帝喾高辛氏之子商王契(xie)的后裔。夫余人是五千年前从黑龙江迁来的“共工之臣”,两者确实是“羊皮贴不到狗肉上”,这些说法当然和“项目”有密切关系。过去多认为商人发祥于燕山,为什么?因为《商颂·玄鸟》中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史记·殷本记》说:“殷契,母曰简狄,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为玄王,在北,不在燕山。简狄,为有娀氏之女,应在北方,即佳木斯。努尔哈赤也有这样的传说,不过是利用了旧说而己。又如《好大王碑》说其“始祖邹牟(朱蒙,即东明)王卵生降世”,也是利用了周人始祖后稷卵生降世的旧典,以“神化”自己,蒙骗世人。

五、肃慎不是族名

肃慎,就是穷桑、穷山,指大陆边缘之山。《大荒西经》:“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就是在阿尔卑斯山的分界处,即意大利、奥地利、匈牙利之间。这是西穷山。东部的小兴安岭、长白山区也叫穷山,即穷桑。史说:少昊“国于青阳,邑于穷桑”,就是先封于四川号青阳氏,后迁于东北号穷桑氏,此地为国名、氏名,并不是肃慎族。既然少昊是黄帝的儿子,自然是汉人的先民。过去的史书中,说“肃慎之挹娄”,“肃慎之夫余”,肃慎国、肃慎民,都是指穷桑之地,并非有个什么“肃慎族”。现在一些人把“高句丽”的祖先、女真人的祖先等,都首选肃慎“族”,岂能不错!《发现》与“项目”就是这么认为的。

中国古史中,有“伏羲东来,穷桑拜石”之说,就是到东北来拜陨石,并观天制历。伏羲的儿子太檀又称咸鸟,号少昊,所以东北地区又叫“少昊之宇”。神农氏家族大庭氏之族来东北,把“少昊之宇”改称“少典(庭)之国”,黄帝家族继承后仍称之为“少典之国”,炎黄二族先后做过“少典之君”,这是不可混淆的。黄帝之长子帝挚“邑于穷桑”,“居少昊之宇,以行太昊之法”,后世也称他为少昊,因为他曾封于西方号金天氏,所以肃慎之国,曾指金氏族。

六、盖天氏与葛天氏

伏羲氏时代,“葛天氏居东”,就是住在东北和朝鲜。黄帝时,“命葛天氏作盖天”,于是又为盖天氏。所以葛、盖一家,“高句丽”时的西部大人葛苏文,又为盖苏文;汉时,封为句騼侯。王莽时,命“高句丽”派兵去讨伐匈奴,“高句丽”不服命令;强之,派句驪侯率兵前往,但不打匈奴,只抢掠百姓,作乱东北,莽杀句騼侯,改“高句丽”为“下句丽”。

七、渤海为女真人所建

女真族之始祖为皋陶之子伯益。伯益又称大费,古读丹佛。伯益佐大禹治水成功,帝舜赐姓嬴,封于秦,号嬴秦(女真)氏。女真人之祖皆为大氏,皋陶为大业,即叶赫氏;伯益为大费,大费又生大廉(大连),大廉又生孟鸟,故世称为“大氏”、“大方”、“大国”。又,孔、孟都是大,所以大仲象、大祚荣、大门艺,又称为孔仲象、孔祚荣、孔门艺或孟仲象、孟祚荣、孟门艺。

皋陶为颛顼大帝之女与赫哲族青年所生。赫哲又记为额哲,即爱斯基摩;爱新觉罗就是爱斯基摩。因为赫哲人在水上漂流,翌年春天没来成婚,所以皋陶为“无父而生”,吞燕卵怀孕也是一种托词。皋陶自幼由帝喾抚养,史上误以为是其裔子,错了。女真族和汉族一直相依为命,本无差别,只是后来为匈奴所困,风俗、语言、衣着等受很大影响,似乎和汉族不同,但本源还是同一的。顺治、康熙年代,急迫地发扬中华文化,并且卓有成效,并非力求“汉化”,或“怀柔汉人”,不过是还原而己。

“项目”把渤海定为“黑水靺鞨”,实为无知。靺鞨就是蒙古,读为mogori,译为蒙古利亚。现在的蒙古人,不是原蒙古居民,只是以地为氏。真正的蒙古人早己到达北美洲了。唐灭“高句丽”之后,把女真人大仲象部迁到朝阳地带看管;后来大仲象逃出居住于黑水靺鞨原地,因此被误认为黑水靺鞨,这一点必须澄清。

八、东胡是“胡不与”国

《大荒北经》“有胡不与国,烈姓,黍食”。“胡不与”,又称“思虑之国”。即日本语的ぉもゅ,即后来的慕容氏。其祖为黄帝之子晏龙为司幽,管辖美洲。晏龙子为鞠涂,曾在东北三江口与禺虢共同把守鬼门关,即神荼、郁垒。后在东北建国,曰思幽之国,“思士不妻,思女不夫”,就是思虑之国,就是慕容氏。慕容氏在晋代为燕王,忠于朝庭,和“高句丽”矛盾很深。金毓黻老先生对二者嗤之以鼻。在《东北通史》中说,他们是“一丘之貉”,当然不准确,冤枉了慕容家族。

此外,还有锡伯族,也就是鲜卑人,鲜卑古又读xibo,是周文王西伯昌之后裔。东北有加格达奇,此地名来源于北非之“迦太基”。西方史载:希克索斯人,即西周人在北非建迦太基国,后被驱逐,返回东方。《诗·大雅·抑》:“天方艰难,曰丧厥国”,就指这而言。周文王为殷纣时的西伯,名昌,当时己“天下三分有其二”,西伯利亚就是他的领地,因而得名。

又有公孙、完颜(即轩辕)等与宇文(云氏、库莫奚),都是黄帝家族;鄂温克为大禹之子均国,叶儿羌为大禹之孙役采;鄂伦春为浑沌、晖春,少昊之子;无论如何也不可列入“少数民族”名单。

总之,《发现》与“项目”的一些论点如东北地区的“四大语族”的划分;夏、商、周均发源于中原;以及女真、渤海、满族为三大族等,都是胡编乱造,无责任可言,造成的误导,损失甚大,难以挽回。为了正史,为了中华民族的团结与复兴,为了子孙后代,我们还能无动于衷么!

唯心主义——史之鬼!

分离主义——国之贼!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