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狼居胥山也是萨彦岭——汉代击匈奴之又一考辨  

2013-07-11 16:5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汉史中,有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遣卫青、霍去病击匈奴事。据载,卫青出定襄(今内蒙古和林格尔旗),霍去病出代郡(今河北省蔚县东北),去塞外两千余里。卫青大军直捣龙城,霍去病则走得更远,“封狼居胥山,禅姑衍,临瀚海……而还”。这些地址,过去所有注释几乎都不详;而《辞海》(1884页)说,狼居胥山约在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与和林格尔一带。最后还说,这些都和《史记》、《汉书》所述“出兵途径不合”。

先说狼居胥山是否在和林格尔。既然卫青出于定襄,就是今和林格尔,为什么走了两千余里,还没走出去,又回到原地,这一说肯定不行。

再有狼居胥山在今蒙古肯特山之说。肯特山在今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之东,而匈奴首府龙城却在乌兰巴托之西;从和林格尔出发去打匈奴,却没达到其首府,当然不可思议。而这段路程也只有一千余里,和两千余里差一半还多呢!

又一说,狼居胥山在今河套西北的狼山,这当然是望文生义,牵强附会。如果打击匈奴,没出河套,自然打不到,匈奴又何必远遁欧洲!

王昌龄“出塞”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有注释说,龙城即河北卢龙,这是不了解历史和地理。李广被称为“飞将军”,是因为他曾突袭龙城。龙城就是匈奴首府。史说:匈奴“每年三月,大会龙城”,就是今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以西的龙城。拿下龙城,穷追匈奴于漠北,自然要在龙城以北更远的地方,当然不会是肯特山、河套西北的狼山,更不会是定襄附近的和林格尔。

汉元狩四年伐匈奴,永元元年伐北匈奴,相隔二百年,年代不同,对象也不同,北匈奴自然要在匈奴之北。所以永元间大将军窦宪所到的燕然山,不是今蒙古国中部的杭爱山。燕然山就是今西伯利亚中南部的萨彦岭。萨彦又记为珊延,就是“长”的意思,萨彦岭,就是长岭。在此次战役之前208年,卫青、霍去病,横扫大漠之北,穷追匈奴到达狼居胥山,也应该是萨彦岭。

萨彦岭即长岭,在英语里是muntain range或mountain;ridge.把“山”即mountain去掉,只剩下range或ridge,这就是狼居胥。所以狼居胥山,可能为当时居住在西北一带的乌孙(盎格鲁·撒克逊)人对萨彦岭的称呼。汉时,西北地区“汉胡杂处,戎狄相间”,在语言上也会变换和交差使用。萨彦岭又有东、西二岭。霍去病封的狼居胥山可能为东萨彦岭,所以才又在姑衍举行禅事;姑衍,即今之克廉,古时读音相通。而窦宪勒石的燕然山,可能为西萨彦岭,这样正好是前者出塞两千余里;后者出塞三千里,正与两次出征途径相合。

另外,霍去病班师时所“临瀚海”,也不是一片大海,瀚海就是大沙漠。蒙古古代有“大泽”,即大湖,夏代千里,商代百里,周穆王时,已经是“积羽千里,流沙千里”了。到了汉代哪还会有什么“大海”!

近代修史,禁忌颇多;加上年代久远,资讯缺失,注释中出现误差在所难免。然而,重要的是要尊重史实,绝不能用想当然去对待历史。

 

 

                                                                                                 2013年7月6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