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总有明公充里手 权威卖弄误国人  

2014-11-24 15:2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衣裳”(shang)不读“衣常”(chang

前几年,听说有学者要求把衣裳(shang)读作衣常chang),觉得很是奇怪。当时以为这种读法不会流传开去。不料想最近听唐诗朗诵《琵琶行》时,发现衣常还真上了台面,不觉感到迷惑。一个错误的东西,如果出自某权威之口,那就不得了啦。

试想,我们平时说的衣裳,如果要硬去读衣常,那该多别扭。本来,上袍为衣,下裙为裳,怎么为常呢?李白《清平调词》:“云想衣裳花想容”,正常读法谁都懂,如果读“云想衣常花想容”,那算怎么回事呢!在《琵琶行》里“整顿衣裳重敛容”,硬要读成“整顿衣常重敛容”,又有何必要!

有明公会说:“这是古读”!这种说法其实也是懵人。古人怎么读,没人听到过。但是,以“尚”字做音符的字并不是都得读“常”(chang)。如赏、裳,也有尝、常。在字典里,裳,首注为市羊切,就是shāng;其次为陈羊切(cháng),不会读常。再说了,既然在普通话里早已通读为shang,为什么不提“约定俗成”了呢?这个词也是双刃剑。

二、“鬓毛衰”不读“鬓毛摧”

贺知章《回乡偶书》诗: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名诗名句,众多人读得出来。其中第一句“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回”字,本可读怀、还,如徘徊、盘桓;和后面句尾的“衰”、“来”是叶韵的。又如李白的诗: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腾到海不复回。

最后的“回”字,应押“来”字韵,本无可非议。当然,“来”字也可读成lei雷,不过在多数情况下还是读lai

此明公认为“鬓毛衰”的“衰”应叶第一句“回”的韵,于是就想当然地要大家把“衰”字读成“摧”chuei,以为这就押韵了。但后面的“来”字又怎么读呢?他不管了;读来读去还是不顺畅。

如果一开始就把“回”字读huai怀,本来就没事了;让这么一搅和,就出了麻烦。烦不烦人!

三、“氓”为何一定要读“萌”(meng)?

《诗·卫风·氓》是一首好诗,首先它不是什么弃妇诗,“氓”并没有抛弃女主人公,只是不兑现当初的承诺,不给她主妇的身份,而沦为“蚕妾”,并受苦受气罢了。其次,这个“氓”的身份不是流氓,而是商朝遗民中的“小人”——流动商贩而己。

现在,“氓”字既已读(mǎng)了,再去读“萌”,听了不易理解,当然不如读“氓”( mǎng)好些。

有明公又会说:“这是古读!”还是懵人。“民”,古读有menman,没有meng音。而“亡”字,古读有wang王,也有wu无,义同,没见有weng翁等读法。

中国地大人广,各地有不同方言,方言也有来源。字典、词源的功用就是统一,尽量让大多数人听得懂,绝对不是硬让人听不懂。也许是“你越听不懂,我的学问越大”这种怪诞心理作怪罢了。诡谲由此而出。

 

20141123午夜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