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误读乱改《山海经》三例  

2014-04-08 09:1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研究古籍中,对原作要认真探讨、解读,不可随意删节、断句和错译,以免造成误导。兹举几例,以供参考。

一、《大荒东经》中的“困民之国”

《大荒东经》中有“困民之国”,本应为“因民之国”,这已获公认;但“因民之国”,应读为“奄民之国”;即殷地,“殷”读(yan)。已故袁珂在《山海经校译》中就把这一章搞得十分混乱。先看原文:

有因民国,勾姓,而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河〔伯〕念(验)有易,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帝舜生戏,戏生摇民。

《山海经校译》断、改为:

有因民国,勾姓,黍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河伯念有易,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帝舜生戏,戏生摇民。

从上可以看出:

1、“而食”改为“黍食”,不妥。“而食”应为“天食”之误,“天”字断条为“而”。袁珂认为“黍”字断条为“而”,或缺字,应为“××而食”。这些都无根据。“黍”字断条或可为“雨”,都不会为“而”。下面明说:“两手操鸟,方食其头”,就是“天食”。

2、“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之后不应断句,王亥得到河伯美女仆牛,不敢直接带回殷国,所以暂时托于有易。

3、“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是有易之君绵臣,杀了王亥,娶了仆牛,并不是有易杀了王亥,夺取了王亥的牛和羊。屈原在《天问》中就提出质疑:王亥在殷地(即上海附近),怎么会走几千里去河伯之国(在东北集安一带)去放牧牛羊呢?而《大荒东经》中只提到仆牛,而没有羊。仆牛,是一位美女,所以曰“娶”;如果是一头“为人服役的牛”,也不可能为夺取而杀人。

4、“河念有易”,并不是河伯哀念有易,对杀人犯有何可哀念的呢!“念”不加“马”旁,也可读为“騐”(验),就是说河伯来检察这件事。

5、“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删改成“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简直不通。历史上是殷王上甲微(上甲乙)为了给王子亥报仇,就借了河伯之兵,打败有易并且杀了绵臣。河伯来检察此事,有易的臣民害怕受到惩罚,就偷着跑到南方去立国,这就叫“于兽方食之”。古时南方称兽方,校译者不懂,就解为“立国于野兽和榛莽之中,现在正在吃这些野兽”,非常可笑!

6、“帝舜生戏,戏生摇民”,是说帝舜生了戏(读hu),戏生了有易(绵臣);校译者却说“戏”就是有易,即不懂“戏”古又读“呼”,更把戏误作为他儿子有易,如此混乱不堪,也因为校译者不懂历史和先秦语言。

二、《大荒北经》的“附禺之山”

《大荒北经》中有“附禺之山”,又写作“鲋鱼之山”,即“夫余之山”,就是吉林省的扶余县。先看这一章的原文:

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爰有鸱(qi)久、文贝、离俞、鸾鸟、凤鸟、大物、小物。有青鸟、琅鸟、玄鸟、黄鸟、虎、豹、熊、罴、黄蛇、视肉、睿瑰、瑶碧,皆出卫于山。丘方员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竹南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

《山海经译注》(沈薇薇)主要根据袁珂之说,把这一章断、改为:

东北海之外,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爰有鸱久、文贝、离俞、鸾鸟、凤鸟、大物、小物。有青鸟、琅鸟、玄鸟、黄鸟、虎、豹、熊、罴、黄蛇、视肉、睿瑰、瑶、碧,皆出于山。卫丘方员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竹南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

这一章错断误解处,主要是把“皆出卫于山”改为“皆出于山”,以及把“丘方员三百里”,改为“卫丘方员三百里”。

按“卫于山”,就是衣巫闾山,在辽宁省中部,物产丰富。而夫余为沙包平地,没有山,当然就不会有虎、豹、熊、罴等大型野兽。把“卫于山”的“卫” 字硬行移至“丘”字之前,夫余之山就变成“卫丘”了,如此篡改,实属不当。

当然,篡改也有篡改的“依据”,但那些“依据”首先就不合逻辑,而逻辑的力量和历史事实是无情的,研究学问就在于从纷繁复杂中找出头绪,实事求是。

另外,把“大物、小物”说成是陪葬的器物,也不准确,因为帝颛顼的墓葬还没有被发掘过。“物”,应指器物;只有同类物品才可分明大小。

“山的附近有个卫丘”十分错误。“丘”,就是洲。因为扶余在“河水之间”,这条河就是松花江,松花江由东南方向流来,在扶余的西面拐了一个回头弯又向东北方向流去,在拐弯内部形成一片沙洲般的地方,其面积正好方圆三百里。

“剖开林中的大竹,一节就可以当船用”,也不合实际。原注中说南荒中有大竹,也许一节可以当船,在当时的东北,有竹子已经很可贵了,竹子大到可以做竹排就很不错了。现在,扶余西南的查干湖就是“沈渊”;“沈”与“沉”通,如夜深沉,就可写成“夜深沈”。“查干”就是“沉”的古读。因为颛顼从西方的耶路撒冷一带归来,那里的死海是不沉的,就是《吕氏春秋》所说的“漂漂”之水。到了扶余,在查干湖洗浴,就会沉下去,因为是颛顼帝说了“沈”,就被命名为“沈渊”。

“赤泽水”叫“封渊”,读为“红渊”;早已干涸,变成哲里木沙漠,南边就是红山文化遗址。

“三桑无枝”,也不是三棵桑树,而是很多棵高大的杉树,削去枝桠,做为日出的座标,这里就是桑干河的发源地。

三、《大荒西经》的“互人之国”

《大荒西经》中有一章极其关键的记载,但却一直被注解得极其混乱,乱断句,改标点,胡发挥,造成很大误导。从晋代郭璞到当代袁珂都难逃其咎。先看原文:

有互人之国。炎帝之孙名曰灵恝,灵恝生互人,是能上下于天。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

而《山海经校译》改为:

有氐人之国。炎帝之孙灵恝,灵恝生氐人,是能上下于天。

有鱼偏枯,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

其中有两点值得研究,1、是“氐人之国”,还是“互人之国”?2、为何两次提到“颛顼死即复苏”?这两点搞清了,全章就好注解了。

为什么要把“互人之国”改成“氐人之国”?这是清人郝懿行在注释中出现的错误。《海内南经》出现过氐人国,“人面鱼身”即其图腾,在中国古史中是鱼凫、俞复、鱼妇。而“互人之国”《大荒西经》中出现,地理差距甚远。互人是炎帝神农氏之四代孙,其父名为戏器;“戏”又读为呼、巫,故也记为灵恝。

灵恝生互人,就是腓尼基,是炎帝封于南方的祝融。腓尼基人来往于东西方,进行贸易,“上下于天”就是这个意思,不是腾云驾雾。“天乃大水泉”是《圣经》中“洪水的故事”。

互人的年代在六千年前;而鱼妇——以埽,约在五千年前,故不是一回事。原来的蛇图腾为古以色列人,而鱼妇的图腾为人面鱼身,这种历史的跨越,就是“蛇乃化为鱼”。

什么是“鱼偏枯”?这不是有一条鱼,半个身子干枯了;而是“以盘古”的代称,用图形来记音。如“偏句之山”,就是盘古之国,即古老的畜牧民族的始祖。

为什么两次提到“颛顼死即复苏”?因为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颛顼生于西方若水,但不是四川的雅砻江,而是耶路撒冷,应为“弱水垄”。《海内经》中有“炎帝之孙伯陵”,伯陵即伯利恒。伯陵就是灵恝。正因为颛顼生于西方,又“风道北来”,回到中东传道。《大荒西经》“有池,名孟翼之攻颛顼之池”。和《圣经》中阿摩利人攻打耶稣是相同的事件,这个池就是死海。

如此重要的历史线索,如果随意一断、一改,抹糊了事,应当是个过失。治学者能不慎哉!

 

 

1014325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