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集安博物馆不应成为走私“高句丽”的黑市  

2014-06-07 17:57:45|  分类: 历史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宫玉海

最近有机会看了一次集安市博物馆,发现展示的主题,竟然是“高句丽”专题。谁都知道集安一带历史很悠久古迹特别多。一个小小的叛乱集团“高句丽”怎么可以霸占一座博物馆呢?从时间上讲,在六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高句丽”不过在汉唐之间一段700多年不愉快的插曲;从性质上看,“高句丽”是汉族叛乱的一支,又有何教育意义可言呢?

一、     集安历史沿革

集安一带四千年前,气温较现在高5以上,地理条件十分优越,“三皇五帝”相继来东北开发,曾有少典之国,即“沙勿泽”。著名的五女峰(天台峰)上,就有伏羲观天台等古迹。集安一带陨石也很丰富,成为“伏羲东来,穷山拜石”的重要选址。神农、轩辕两族相继为少典之君,黄帝之子又曾邑于穷桑,建肃慎之国,以及颛顼、帝喾先后为东北地方首领,都曾在这一带活动过。

集安一带又是夏、商、周、秦的发祥地。有很多证据证明,大禹就发源于东北集安大禹山。而女真族之祖先皋陶“娶少典之子曰女华”,居老岭西(今集安西部)。皋陶又生伯益,居集安东北。后来的伯益退居“箕山之阴”就是丸都山之北。周人始祖后稷,居台山,学农于有邰氏。商人“八迁始居亳”就是来到台山。“履禹之迹”、“居禹之都”。

因此,此地多有旧新石器及遗迹出现,而这些和两千零十一年前出现的“高句丽”毫无关联。

二、     夫余和卒本夫余

夫余人本为冬官黑龙氏,居黑龙江以北。六千年前“不待帝命”迁到了松花江拐弯处。命名为“长春岭”,又在查干湖东岸建长春城。五千年前,帝颛顼十岁来东北“佐少昊”,十五岁打败夫余人建高阳之国。夫余人南迁到长春、吉林一带,又被颛顼之子伯鲧赶走,到达浑江流域。帝喾时(约4900年前)封夫余人首领后羿为射官;帝喾为帝后,又封后羿为东北地区首领,“有穷后羿”。夫余人把今桓仁一带称为“卒本夫余”,因帝喾 “俊(俊去掉立人旁)”古读“卒本”。又将北面地区称为“北夫余”、“东夫余”。

二千零五十一年,高丽(夷)国侍妾所生的东明逃亡到卒本夫余,被卒本老王招赘接班改名朱蒙。当时并没建什么“高句丽”国,只是到了第二代类利(琉璃明王)攻下高句丽县,杀了县令,自称高句丽,当时玄菟郡管辖。可见,历史上不存在什么“高句丽族”、“高句丽国”、“高句丽文化”。“高句丽人自称帝颛顼的后代,从来不改高姓”。这是谁也更改不了的史实。

三、“高句丽”是分裂武装叛乱集团

“高句丽”从出现以后,就成为地方的害群之马。它东征西讨,临近郡县深受其害。在《高句丽传》中,明写着“皆持其险,乍臣乍骄”。到隋唐时代,其气焰更加嚣张。曹操曾派幽州刺史毋丘俭讨伐“高句丽”,大败之。毋丘俭兴修水利“民赖其利”;并勒碑而还。至今仍有《毋丘俭记功碑》存放在辽宁省博物馆。其中的“高句丽反”的“反”字本来很清晰,现在有人故意越越模糊,其用意是想为“高句丽”摘掉反贼的帽子。真是用心良苦。

四、“高句丽”和现代朝、韩无关

唐代,半岛上有“三国”,即“高句丽”、“新罗”、“百济”。“高句丽”为高姓族,新罗“多金朴两姓”(《旧唐书》)、百济姓夫余。高句丽灭百济又攻打新罗,新罗求救于唐王朝,唐太宗两次出征,遂败之,但没有消灭它;唐高宗时派勣、薛仁贵东伐“高句丽”,灭其 “国”(郡国)遣散其民;设乐浪郡,由薛仁贵任总管。后把原“高句丽”所居土地归新罗领有。可见“高句丽”和新罗及现代朝韩历史无直接继承关系。

五、祭 “高句丽”之鬼是日本侵略文化的产物

日本帝国主义在1895年日清战争后完全侵略朝鲜半岛,随后就大举向东北地区渗透。先前,对于集安一带的古迹,还承认是汉文化 遗址;后来在日本军部和南满铁道株式会社的主导下,编写的历史、地理教课书中,就变成了“高句丽”及其先民的古迹,把“三皇五帝”一笔抹杀,连汉唐也成了外来入侵者,这就是“欲亡其国者,先亡其史”的侵略路线。但,解放后的一些历史学家却秉承了这些伪造的观点,大力进行所谓的“高句丽”文化研究,直到把东北地区说成是现代朝韩人的“祖籍地”,成为境外扩张主义者的“口实”

六、“高句丽专题”如何定性

我们说:既然是“专题”,作为反面教材并非不可以展出。问题是这个“专题”如何定性?又专到何等程度?“高句丽”不是孤立存在的。以下几点必须予以澄清:

1.“高句丽”绝对不是一个特殊的民族、国家和文化;而是一个汉族分裂武装叛乱集团,是阻挠中国领土主权统一的罪魁祸首。

如唐朝初,西斤(锡金)因受到邻族欺压侵扰而向中央上书请求保护;但因“高句丽”的困扰无暇顾及;最终,西斤远迁喜马拉雅山,前几年被印度吞并。证明“高句丽”不仅自己叛乱,更牵扯了全局的稳定,罪大恶极。

2.对“高句丽”的历史环境必须讲清。

首先,高丽就是高夷,句丽就是葛氏,是伏羲氏的葛天氏,后为盖天氏。号称麻葛,有观天预测吉凶祸福之责。葛(盖)苏文即其后裔,为“高句丽”的“西部大人”,被封为句丽侯。

其次,“高句丽”原是县名,汉元封二年设四郡时有勾丽县;并四郡时,把高显(辛)县江西部分与勾丽县合并,命名为高句丽县,附玄菟郡。“高句丽”二代类利攻下“高句丽”县杀县令,从此自称“高句丽”。可见原来并没有一个“高句丽”族、“高句丽”国,以及“高句丽”文化。

再次,汉唐时,朝鲜半岛有“三国时期”“高句丽”侵凌新罗、百济;后又灭百济,打新罗。唐王朝在新罗的配合下,消灭了“高句丽”,这是维护祖国统一保护藩国的正义行动,无可非议。新罗 “多金朴两姓”,所以“高句丽”是中、朝、韩人民共同的敌人,而非其它。

最后,灭“高句丽”后,唐王朝把绝大部分“高句丽”居民,分派到全国一些郡县居住,本来都是汉人,无所谓融合和“汉化”。如辽东大高丽房子居民中高姓人自称为汉人,但其家谱之先民为二十代长寿高琏,说明“高句丽”人为高姓,汉人,根本不存在什么“汉化”问题。有些人硬说这是“高句丽”先民被汉族融合的事例,大错特错!

3.《好大王碑》说明什么

《好大王碑》的石料本为玛雅纪年柱,“高句丽”二十代高琏为其父立碑,把原有文字装饰统统铲掉,重刻。因此瘦身。唐太宗时,派广州司马长孙师率官兵两万赴辽东“收瘗隋朝将士遗骨,由于义愤,不仅“毁京观”,(扒“高句丽”利用为“王陵”的金字塔);而且拉倒了“好大王碑”。清代在草丛中发现了这块巨石,从此作为书法的阶段性文物,但对其内容实质未做深入研究。其实,它是一个很好的“自供状”。

              邹牟王朱蒙“出自北夫余”是避讳之词,高夷不是夫余。但碑文为了和夫余挂钩而篡改历史。可见其欺骗性。

              鱼鳖搭桥神话是统治700年的愚民工具。从“卵生降世”三人迎接到“神猪指路”、“黄龙升天”一直是“高句丽”的流言。但也证明全是借用了汉人先民的传说,以美化神化自己。

              “广开土境”是南北征战,祸国殃民的自白。“好大王”高谈德是地道的“坏大王”和“缺大德”。至于高谈德抗倭,客观上似乎有点善举,实际上以此为契机,大肆掠夺百济甚至强取十五城,以致最后消灭百济,毫无善举可言。

              “守墓烟户”实为无人身自由,能买能卖的奴隶,是陪葬的活牺牲。在这种背景下,什么益民,什么“修千里长城”“修龙潭山城”的胡诌,以及“丸都山城是高句丽卫城”的说法毫无根据,连提都不值得一提。

七、“高句丽”的存在有何价值

有人说:“不管怎样“高句丽”确实在历史上存在过。”不错,是存在过,无法抹杀。但是首先要问,“高句丽”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如日本帝国主义扶持的伪“满洲国”也曾存在十四年,它的价值何在!现在有人吹嘘溥仪,搞“皇民化”,实际上也是在搞分离主义,制造分裂,是为帝国主义、扩张主义效劳的。

反叛的“高句丽”给中国历史抹黑,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高句丽”不仅破坏国家统一、破坏了经济发展、破坏了当时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

②破坏了传统文化,毁坏了历史文物;

③隔断中国与一些藩国的关系。

在族群中造成撕裂,破坏了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像这样一个毒瘤,一下子割了去岂不快哉!但现在仍有人感到惋惜,甚至对“高句丽”没能征服全中国感到遗憾,真是荒唐透顶。

在集安历史博物馆展出中,首先要全面展示集安以及东北地区的历史脉络,而不是隔断或曲解历史。如旧新石器时代本与“高句丽”无关;但有些展品如黑陶、赤陶、灰陶器物。都加上“高句丽”标签,在做黑市勾当。同时,即或与“高句丽”有关的文物,也要做出正确完整的说明。如《毋丘俭纪功碑》先要把“毋”字读为毋,而不是贯字的残体,也不是“毋丘”复姓。“毋”读wu(四声)。汉末有毋将兴,毋将隆等,《百家姓》中也没有贯、贯丘之姓氏,岂能胡乱编造!又如:“将军坟”就是“将军坟”从来都不是“长寿王陵”;现在把“将军坟”一词都予以抹杀,而冠以“高句丽”二十代 “高琏之陵墓”,这样大胆篡改历史,令人惊讶而迷惑。不知这些人在干什么?《毋丘俭纪功碑》第一句话就是:“正始三年高句丽反”。原来的“反”字本很清晰(可见金毓黻先生的《东北通史》)而现在“反”字越来越模糊,肯定是有人蓄意而为。“反”就通“叛”,这是历史定性,谁也改不了的。当年“高句丽”进攻西安平,曹魏发兵平叛,理所当然。在这一点上,集安博物馆本应重点加以说明,深揭“高句丽”的叛贼本来面目,而不是粗略而过。但是,西安平就是现在的辽源,解放前后,称为西安,因重名而改。西安平简称西安。史学界人不解,硬说是丹东,相距甚远,均应改正。在韩人所撰《三国纪事》中有许多反面说法,如“高句丽”东川王用两万人打败毋丘俭六万人等;又有一些“神助”的“战功”等,均是歪曲和编造,应该杜绝。同时,要特别指出:把大禹山麓的“禹母石”标为“高句丽最早的石刻人面像”,以及把是政府大楼扒掉以后什么遗址也没挖出来的地方叫“高句丽遗址公园”,把原红旗电影院改称“高句丽剧院”等乱贴标签的做法,应尽快取消。

历史博物展出,首先是社会功能,既或有经济效益也是次要的。集安博物馆门票收费,全国第一,每人七十元。试想收这么贵的门票若是服务于国家和人民利益或可理解;如果国家和人民出大量经费在客观上讲是为分裂主义和国外扩张主义势力效劳,岂能说的过去!为叛乱集团涂脂抹粉,对叛贼、汉奸顶礼膜拜,这就不仅是反历史,反人类;更明显的就是反现实和未来,做反“中国梦”的梦!

 

2014526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