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总有“明公”充里手“权威”卖弄误国人(五例)  

2014-08-19 11:2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一饭“三遗矢”?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廉颇居梁,久之,魏不能信用。赵师数困于秦兵,赵王思复得廉颇,廉颇亦思复用于赵。赵王使使者视廉颇尚可用否,廉颇之仇郭开多与使者金,令毁之。赵使者既见廉颇,廉颇为之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以示可用。赵使还报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赵王以为老,遂不召。

赵王使者故意诋毁廉颇,说他虽然已经老了,还很能吃饭,但是和他共坐,不大一会子就上了三次厕所。这当然不是在吃饭当中上了三次厕所,不知怎么回事,这件事被说成了“一饭三遗矢”。这还不算,有一个日本人叫中井积德的,公然在“考证”中说:“三遗矢,是坐而不觉矢也,非起”。说廉颇坐着时,多次拉了裤子,自己还不知道,并没有起来上厕所;这就编的太过分了。本来使者的坏话就是瞎编的,而这种乱“考证”,比使者还能撒谎,而且带着一种很蔑视的态度,反映出不良的心理状态。但是假话也不能说的没边没沿,否则立刻就没人会信它。

二、把“龟兹”硬读成“秋兹”

《辞海》(4529页)“龟兹”条,把“龟兹”读qiu——就是秋兹、丘兹;但同时也读鸠兹、屈茨、归兹。原本“龟兹”为西域古国名,来源于“刻赤”,古今都读kuei ci,从不读秋兹。

按此古国历史超过六千多年之久,为《圣经》中的英雄宁禄所建五个西域国之一,即甲氏之另读。后迁至黑海东岸一带,为刻赤,读kei cikuei ci,与库车之古读相似。

汉时,龟兹人内附,置县于陕西榆林北;东汉末,此县废。可能就在置县过程中,出来个“明公”,认为“龟”可以读秋。原因是“秋”字有另写为“穐”,以为“龟”为“秋”字之韵,于是就有了“丘兹”等读法。久之,人们几乎忘记了龟兹本读为kueici

三、把“缘法”改“奇缘”实属多余

《红楼梦》第五回中有曲牌《枉凝眉》一首:“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缘法,今生偏又遇到他;若说有缘法,如何心事终虚话?……

但曲词中的“缘法”,大约在1959年前后被改为“奇缘”,当然是“坚持唯物主义,批判唯心主义”的产物。

按理说,一本古人书,怎么去读,去认识,自有不同;但原作却不可随便改动,特别是作者的政治观点、人生哲理,不是后人可以改变的。写者是他,读者是你,何必以今人之观念,去触动古人的原型!

但是,如果说“缘法”有封建的宿命论意识,那么“奇缘”也仍脱离不了宿命论的干系。用“奇缘”代替“缘法”,不仅在韵脚上不如原作,且是“五十步笑百步”;因为前世之“缘”到底还是宿命论。

四、毋丘俭不是贯丘俭

《魏志》、《魏书》中有幽州剌史毋丘俭。《高句丽传》:“位优居(第十一代)亦有勇力使弓马。魏正始中入寇西安平,为幽州剌史毋丘俭所败。”毋丘俭之姓氏本无争议。

偏偏《字汇补》编者硬充“明公”,认为毋丘俭的“毋”字不读母、毋,而是贯字的残缺字;又认为毋丘是複姓,就引起了纷议。实际上,《百家姓》里没有贯姓,更没有“毋丘”之複姓。

“高句丽”为汉、唐间的汉人分裂武装叛乱集团。魏正始三年攻打西安平,即今之辽源,解放前称西安;后因与陕西之西安重复而改为辽源。五年,魏派幽州剌史毋丘俭大破之。历史上的“束马悬车,以登丸都”就是这次讨伐中的一个战役。毋丘俭“刊丸都之山,铭不耐之城”;兴业安民,兴修水利,“民赖其利”。至今还有《毋丘俭纪功碑》残部存于辽宁省博物馆。少数继承日伪历史框架的人,在力挺“高句丽”分裂势力的同时,当然不会赞美毋丘俭,在姓氏上也把“毋”硬改为“贯”的残字,以混淆视听,足见其反历史的实质。

五、当代“明公”改“司母”为“后母”

我国商代大方鼎名“司母戊”鼎。按商代三十一王中,只有大戊一人为“戊”,其余为“戊”者未见经传。而《辞海》(244页)却说“(又释“后母戊”),是商王为祭祀其母戊而作”。谁的后母叫“戊”呢?并无所考。如果为其母而作,首先是“母后”而不是“后母”;后母当然就是后妈。又,祭祀用“礼器”,为何要花费那么大力气作那种超大型的鼎呢?古时,大户人家“钟鸣鼎食”,鼎,就是烹调用的一种釜。“礼器”为仿制小型器物,两者不可混淆。

再之,既然是祭祀之用,为何不出土于墓葬之中,而出土于“武官村”?

再再之,鼎中铭文明明刻着“司母戊”,为何偏要反过来读成“后母戊”?谁见过“司”和“后”两字通用过呢?

把“司母戊”读成“后母戊”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事。本来,对“司母戊”方鼎的考证并不完善,与历史人物及其环境还没有接轨,也就是说还没有经过综合考证,所以才有硬充“明公”者出来改读。时至今日,本该深入研究,充分考订,印证历史;却又有当代“明公”,硬要把“司”改成“后”,真乃笑话一椿。

但此事尚有一例:即“妇好墓”中还有一方鼎,叫“司母辛”。妇好,《辞海》(2513页):

商王武丁诸妻之一。有封地,常向商王朝觐纳贡。曾征集兵员,征伐羌、夷、土方等族。一次伐羌,统帅兵员多到一万三千人。1976年,其墓在殷墟发现。

出土铜器中的铭文有“妇好”、“司母辛”等字样。证明她是祖庚、祖甲的母辈“母辛”。但是她是诸母辈之一呢?还是谁的“后妈”呢?无考。

妇好,既然是带兵之人,就得有兵权,封号,否则随便召募兵员,任意征伐,那还了得!“司母”,司马也,武官中之长也。大鼎,非礼器,实用之大釜也。望“明公”谅解之。

 

2014813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