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拔乱反正易 去伪存真难 学域打假之路兮何漫漫  

2016-11-07 16:3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胡说岂可称霸道,“指鹿为马”何其多

史说:当秦二世时,奸臣赵高,弄权欺主,竟然指鹿为马;而且把“马就是马”的官员一个个除掉。此故事成千古笑柄。但“笑骂由你笑骂,奸臣我自为之”。虽开明盛世,仍不乏其人。因为关乎私利,而且在学术领域,有时是非难辨,特别是十年动乱,文化遭劫,一些正解,被横加歪曲,造成误导,一时难以消除。

例如“司母戊”鼎,五十年代早有认定,“司”是否可读“后”?最后,按原字原读之见占了上风。事过半个世纪,突然出了几个“权威”,硬把“司”读成“后”,并且不顾领导部门意见和基层反映,说改就改,很是霸道,行为颇显诡谲,难道就听凭胡说蛮干下去!

二、指虎为龙,又何怪哉

最近央视《国宝档案》播出关于龙图腾内容,竟把西水坡遗址墓主人身边的蚌塑虎形说成是龙,观者越看越不像。为什么?因为过去常说“左青龙,右白虎”,而西水坡古墓主人头向南,脚向北,致使成为“右青龙,左白虎”。这些人连“青龙在东,白虎在西”都不知道,于是就指虎为龙了。

事情不止于此,节目中讲到古墓年代时,说经测定为6600多年前,但认为可能是黄帝和帝颛顼之墓。因为此墓遗存正值“仰韶文化”期,黄帝时代正处在这个阶段。但黄帝纪元已知在公元前3113年,颛顼生年约在公元前3050年,和西水坡遗址年代正相差一千五百多年,当然是“关公战秦琼”了。

可见,以考古发现代替综合的历史研究,是行不通的,其谬说也是难于成立的。若听任谬种流传,当给中华古史造成紊乱,罪不可恕!

三、指神为“佛”,疑点颇多

四川乐山大禹岩像,过去被称为“大佛”,但毫无根据。自隋唐重见天日以来,一直存疑。在《话说长江》续集里,明确说此岩像为“镇水之神”,并非弥勒。在中国历史上,谁能堪称“镇水之神”?非大禹莫数!

帝舜时,大禹治水,这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壮举。大禹指名要女真始祖伯益为助手。治水成功后,大禹力推伯益功劳,舜封伯益于秦,赐姓蠃——女真之始。四川所以被称为“益州”,成都所以古称“益都”,事情不是明摆着么?伯益为纪念大禹盖世之功,在乐山为其凿刻巨型岩像,令世人瞻仰,理所当然。

何况,此像原有冠冕,年久草木滋生,以致毁损,后来修葺时改成螺形发顶,就是因为误以为“佛”。岩像正襟端坐,两手抚膝,怎能是光头笑面、大肚弥勒!像这样宏伟古迹,竟被误指,能不令人心痛!可见主观臆测,或少数人的偏颇之见多么误人。

四、指姃为姬,篡改史实

半个世纪前,在山东沂南发现东汉古墓,壁画中有卫姃拜见齐桓公的故事。上面刻着“卫姃”二字,竟硬被指为“卫姬”。字迹这样清晰,尚且胆敢胡说,主要是认为别人不懂考古。但考古终究代替不了历史研究,错误自当被指正。

《说文》:姃,女字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女子的名字。卫国女子中重要人物为许穆夫人,为宣姜夫人所生的第二个女儿。按当时卫国宫庭习惯,起名和生辰月日有关。如卫文公名曰 ,就是。所以许穆夫人名姃,或生于正月,自然可以。在壁画中出现的“卫姃”,又正拜见齐桓公,就和《春秋左传》中的“许穆夫人赋《载驰》,求齐救卫的故事相吻合。

但把“卫姃”硬定为“卫姬”的人,却振振有词,骗人说这是“长卫姬跪请齐桓公请止伐卫”的故事。长卫姬见齐桓公满脸怒气,目光向西,知其要伐卫,就脱去簪饰、礼服,如罪人般为卫国请罪,请勿伐卫。但壁画中的女子,却盛妆施礼,而齐桓公俯身伸手去扶,和“请罪”风马牛不相及。

过了二十来年,这个考古“权威”,又在电视中盛气凌人地说:“没有东西,就没有历史”,这明显是“古董拜物教”,想以考古代替历史研究,谈何容易!试问:“金字塔”为物可谓大矣,其历史如何?

中国古籍众多,浩翰的翔实记述,难道都靠不住么!

五、认贼作祖,自寻羞辱

近年来,为蚩尤翻案风兴起,什么蚩尤应与三皇五帝并列,应为“四皇六帝”;什么“蚩尤是苗族人的祖先”等等。甚至在拳击赛场的解说中,都要苗族人认蚩尤为祖宗,十分胡闹。如是外国人,这样蛮干,那是出于否定中华古史,不足为怪;而国内“学者”干这种勾当,岂不是“认贼作祖”,自寻羞辱。

五千年前,轩辕皇帝取代末代炎帝榆罔,君临天下。榆罔之子,“岁十有二”(即蚩尤,曾被派往美洲为“司幽”,贬称蚩尤),起来叛乱,被黄帝派应龙打败杀死于凶犁之谷,即南美洲的苏里南故地。因为蚩尤曾为司幽,美洲史称“大幽之国”,司幽即幽州的管理者,所以对美洲熟悉。他在中国被打败,而逃至最东端的“博木之国”,则很自然。

黄帝战蚩尤的故事,生动合理,旧时家喻户晓。现在有人无知,竟把叛贼认定为苗人祖先,真是荒谬绝顶。古三苗人为“英、苏、儿(爱尔)”三族,曾在大茅山居住,茅古读苗,后迁于华东,被笼统称为“有扈”氏。帝舜时,“窜三苗于三危”早己迁走,公元一世纪前,远达欧洲。大禹之父鲧,曾被封于华东太湖一带,故此地又称大楚。治水失败后,被“殛于羽山,投入大渊”,即太湖,其后人成为荆楚之人,多为黄、熊及屈氏。《史书》等古籍所说“化为黄熊”,就是变成黄、熊之姓。因居茅山一带,所以成为新“三苗”,鲧、禹家族本为颛顼之孙,为汉人古族。给苗族认贼作祖宗,也就等于给汉族认贼作祖,明显背叛黄帝,窜改中华古史。是可忍,孰不可忍!

六、读“丘”为“qīu”,喋喋不休

读私塾到念小学,一直是孔子名丘字仲尼,“丘”读为姆(mu)“ ”,比“丘”少一小竖,读邱qiu,又读qi,两字不同音不同义。马克思创科学共产主义,名称为“孔丘主义”,即Communism,译为“康姆尼”;后人不解,讲成“公物主义”,未免浅薄。

现在,电视剧《孔子》出台,剧中一口一个“孔丘”(qiu),十分难听,却被认为正读。难道就不能好好探究一下。还有,孔子生年,《左传》等古籍,明确记为“周灵王二十一年,冬十月,孔子生”,日本人“出云”(即濑川资言,侵华文化急先锋。日本战舰“出云”即以他命名)在《史记会注考证》中,窜改为“秋八月,孔子生”。现在有人把9月28日定为孔子生日,当是误导。外国侵略势力,“欲亡其国者,先亡其史”,包藏祸心可知;而我们中国人为何不加思索,而自乱阵脚,随声附和,此种情况十分堪忧。

七、昭君出塞,以耻为荣

王昭君原名毛嫱,元帝时,被选入宫为美人。乌桓在北,威胁中原安定,其首领呼韩邪(即乌桓爷),以武力胁迫汉帝,指名要毛嫱为妾。汉元帝不得己,封毛嫱为王昭君,令其出塞,以免战祸,所以王昭君不是自愿和番,而是被迫出塞。因此,有“满朝文武百官,竟无伐胡之策,以一弱女子抵百万兵”之感慨。

一个汉皇帝,被勒索把自己女人去顶事,做人家玩物,岂有此理!古人云:“夺妻杀子之仇为大”,一个皇帝竟然把这事强忍下去,实为迫不得己的屈辱。但是作为中国史学界,竟然不知正史,竟称王昭君“自请和番”,为历史上“中蒙人民友好使者”,还要搞什么“昭君文化”节;又编成戏剧,加以称颂,简直混乱不堪,很不像话!

其实,乌桓不是匈奴、胡人,而是被挟持在北匈奴中的一个汉族分支,更不是蒙古族人,后称“敖汉”,即今敖汉旗所在。汉武帝伐匈奴,匈奴远遁欧洲,乌桓解放;但受匈奴长期熏陶,仇视中原,南下侵扰,成为汉王朝心腹之患。

毛嫱,一个无辜的美女,人们同情她,纪念她,也许有感佩她这种献身为国的精神,但也应包含着不忘国耻, 愤发自强的衷心愿望。但决不可唾面自干,以辱为荣。

与此相反,则有“文姬归汉”的故事。汉末,乌桓八贤王掠走蔡邕之女文姬。曹操统一中国后,就派人把蔡文姬接了回来。这一举动,振国威,雪前耻,所以是一件大好事!

八、指鬼为神,亵渎圣母

在中国古代,女子被称为“祖”的,都非常伟大,如娲祖、缧祖、妈祖。被称为“娘娘”的,就只有皇上的母亲和妻子。但是一位民间女子,竟然也被称为“祖”,又称为“娘娘”,难道不是怪事么!更何况,还有“天后”、“圣母”的头衔!

在中国的风俗中,一个人被淹死,就成为“淹死鬼”,属非正常死亡,需要超度,这也是“傩”文化的实质。《搜神记》:“颛顼氏有三子,死而为疫鬼……命方相氏帅肆傩以驱疫”。过去说:明代一女子,出海溺死,于是化为“神”而救溺水者,当为胡编。首先,旧社会,女子不能出海;其次,淹死不能成神,再次,如不能自救,又怎能救人。化鬼为“神”说,显然是讨好朱皇帝的阿谀丑行。现今,又搞了个电视剧,把妈祖化为林姓,还起名叫默娘(因为胡编者姓林),又变成女孙悟空,活济公,上天入海,无所不能。胡编到这种程度,竟然在央视连续播出,十分无理。

最近央视九频道播出《天下妈祖》,内容丰富,足以证明,妈祖不是寻常女子,而是天后,即天主的夫人;又是圣母,圣人的母亲。海峡两岸,如此隆重、虔诚纪念妈祖,正如西方对于圣母玛利亚的崇敬,实际上也本为一事。特别是在台湾,台胞们在追随妈祖像巡游各地时,那种废寝忘食,不避风寒徒步行程,各地那种无私地热情接待,使人不由肃然起敬,心中暖流滚滚。对如此牵中华儿女深情,动世界好人心肺的严肃善举,如此令人尊崇的伟大母亲,竟然受到如此玩弄,如此亵渎,能不叫人厌恶而义愤填膺么!但节目中一语失真:“对于一个来自中国的民间女神,竟然受到热烈崇敬,对于东西方文化交流十分可喜”(大意),巡游于各地,特别是到达边远角落,竟认为这“十分符合来自民间女子的身份”等,这样硬贴的说法,真可谓“美丽的谎言”了,不免令人啼笑皆非。

九、结语

自古以来,颠倒是非,指鹿为马之勾当,并非罕见。但拣其主要者晾晒之,未可尽述。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科学进步,也给造伪者以更为巧妙的手段,以致剽窃、抄袭、捉刀、胡编、窜改等事由层出不穷。因此,要大力提倡严肃治学,深入钻研和正常学术研讨之风;反对学霸垄断,门派陋习。要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观点指引学术创新之路。社会、人文科学工作者也应有行为规范,加以自律、约束;学域打假、整治,也要加大力度才好。

 

2016年10月15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