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揭穿历史谎言背后的颠覆与叛卖图谋 谈“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2016-06-28 10:0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历史谎言被揭穿的时候,说谎者就会诡辩说:不要把学术论争政治化。然而,利用历史谎言来贯彻其政治意图的,正是他们自己。制造历史谎言,歪曲别国历史,正是帝国主义及其仆从的颠覆与叛卖相勾结的手段。这正是“欲亡其国者先亡其史”。而“崇洋媚外”不只是一种畸形思维现象,却是“殖民文化”培养出来的洋奴哲学。因而,在对待古史问题上,出现“自我否定”、“自我贬低”、“自我减寿”、“自我诋毁”等反叛言行。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可等闲视之,这正是“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一、古代东北不是一片蛮荒

古代的东北,被称为夏地,就是《圣经》中所说的“哈兰”,这里曾经是“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地方”。挪亚子孙早己到达并开发这里。如雅完(鸭园)、以拦(依兰)、土巴(拓拔)、拉玛(喇嘛)等先民,直到汉唐时代,仍有遗存。在“三皇五帝”期间,这里被称为“少昊之宇”、“少典之国”,直到汉初被“高句丽”叛贼所灭,即国内之城“沙勿泽”。这些古史,在一些“研究”中不仅没有反映,而且一直被否定。

如肃慎,本为地名,后又为国名,但不是族名。然而,从日本帝国主义的伪史地书开始,肃慎就成了“古族”,这个生造之族竟然成了一些氏族的“祖先”,并且凌驾于“三皇五帝”之上。一下子切断了东北古族的源头,似乎与汉族先民更无关联,其后果不仅是模糊,而是从根本上抹杀。

二、“高句丽”先民说十分可恶

汉唐间东北高氏族出了个叛逆叫东明,后改称朱蒙。他叛逃到通化地区,投靠了卒本夫余老王,接班成了山大王。他的儿子类利,打下了汉玄菟郡的高句丽县,此后自称“高句丽”,既没有什么“高句丽”族,也没什么“高句丽”国。作为一个军事实体,是为叛乱武装集团。本来“高句丽”人自称是颛顼的后代,始终不改高姓;然而一些“研究”者硬把它定为“少数民族”、“特殊文化”,否定它是汉族叛乱的一支。

当这一点被质疑并揭穿之后,又搞出了一个“高句丽先民”说来应付。但什么是“高句丽先民”,其源头又如何?则闭口不谈。“出自北夫余”的说法,是避讳其出于高夷的事实。而一些人像无头苍蝇一样为其乱认祖宗时,竟然真的把它和夫余人挂上了钩。更甚者有人竟至把朱蒙称为夫余人的祖先,十分可笑,但又十分可悲。这样瞪着眼睛说瞎话的人却过的一直很逍遥自在。

什么“高句丽先民的原始宗教文化”,什么“高句丽的千里长城”,什么“高句丽的特殊货币”什么“高句丽的第一个平壤城”等乌七八糟的东西蠢蠢出笼,四处放毒,如入无人之境。这完全是歪曲,更是叛卖!

三、民族源头的多元论即“杂种”论

本来,古代社会属于氏族社会或后氏族社会,即宗法氏族社会,本无所谓民族。但在一些“研究”中,不仅“民族”频频出现,而且源头多元,实为“杂种”论。这种自我污蔑的说法,充斥辞书和教科书。如史家庞朴,在美国大放厥词,否定轩辕黄帝的存在,污蔑黄帝是一个大王八、混沌怪物、大革囊。回国以后又在《文汇报》上开口大骂,当即被批。但有人却乘机叫嚷:“汉族也是一个大杂烩”!

如:满族即女真人的祖先本为颛顼之外孙,其女曰女修所生之大业即皋陶,皋陶生大费即伯益。伯益佐大禹治水,被帝舜封于秦,赐姓嬴,是为蠃秦氏,即女真。在汉唐间,称为大氏族,渤海之大祚荣、大武艺等就是女真。但日本帝国主义胡编说,女真人的祖先有“肃慎、挹娄、夫余、靺鞨、勿吉、契丹……”简直不像人话!但却被一些“研究”者认可,并遵而循之。

本来,汉族和女真为亲姑表兄弟,长期共同生存发展;但在被匈奴困控几百年之后,不仅失去了历史源流,而且和汉族成了冤家对头。这种后果,至今仍被利用。有人妄图以伪“满洲国”的狗尾来续大清历史之貂,从而搞“皇民化”,美化日本帝国主义及其傀儡,妄图为历史翻案。在表面平和之下,暗流涌动,叛卖图谋,日益明显。

四、中华文化“西来”说是伪造的

近年来,“中国人是从非洲来的”,“中国人对非洲的了解是从汉代开始的”,“西藏在元代方并入中国版图”等等谬论,都是伪造的,其实不值一驳;但不驳不足以消毒。《圣经》中的英雄宁禄,从东向西发展,一直到达非洲,建贝宁古国。《山海经》中关于非洲的记载十分生动而确切。昆吾到了刚果,维鸟到了肯尼亚,即维多利亚;东非大裂谷即不周负子——莫桑比给(jǐ);南非的比勒陀利亚,即比翼鸟,等等。到了张骞通西域,郑和下西洋,成吉思汗到达古罗马,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

中华文化“西来”说,源于“两河流域论”,即伊拉克的两河流域是古文明的中心说。但是汤因比明说:两河流域人说的属汉藏语系,说明他们可能来自东方某个国家。这个国家是哪里?非中国莫属!

非洲最后一个被英殖民帝国征服的小国叫“博阿”,属布尔人,即中国东北的亳人,英人说他们是长在马背上的民族。古史记载,汉代东海高士博雅,不愿出来做官,带领家眷出海,即可能为此国之主。还有马尔代夫,就是汉代的大夫马略(今称马累),同样原因出海为家国。他们带去了中华文化,带去淳厚古风,不会被历史忘记。

殖民文化造就了洋奴哲学,而坚持洋奴哲学的人,最终成为国家叛徒、民族败类,为人类所不齿。近代以来,有疑古派(实为非古)和“历史虚无主义者”,一直大力否定中国古史,说什么中国上古史是“神话传说时代”,什么“大禹是虚构的人物”,什么“中国真正成熟的文化只有三千年”等等,甚嚣尘上。其实质仍离不开否定中华文化,仍窝藏着颠覆和叛卖的图谋。《河殤》说:“黄色文明,无可挽回的没落了,让我们去拥抱蓝色文化吧!”余秋雨则在一次演讲中说:“每当中华文化奄奄一息的时候,是异族文化和外来文明挽救了它”等等,胡说八道,这样赤膊上阵,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吗!世界上仍残存着几个殖民国家,他们抱着世界霸主的观念不放;还有不认罪的战犯国家,他们狼狈为奸,亡我之心不死。所以不仅要提防外来的敌人,也要警惕内部的奸细,因为现代的战争是立体的战争,文武两手、文化先行。亡其历史,挫其精神,折其脊骨,不战而败。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2016621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