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夏以前是“神话传说”时代么?  

2016-08-16 12:43:40|  分类: 民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夏史无凭”说

宫玉海

 

最近有人在央视节目中说“夏王朝历史迄今无实物证明”。意思是虽然“大禹治水”等史话脍灸人口,但仍为“神话传说”时代。此话给中国历史当头一棒。别的不说,连黄帝陵、大禹陵都在世上,又有许多考古发现和古籍载明,黄帝纪元都有玛雅纪年柱为证,怎么还认为夏王朝只是“神话传说”!用老百姓的一句话:这些人真“彪”!

一、大禹治水的真实性

关于大禹治水的史实,在中国的史籍中多有记载,但“疑古派”一概不信。如黄河、长江的治理工程,现存的有“三峡”、“伊阙”、“壶口”、“宝瓶口”等,浩大、壮观,有眼睛就能看到,难道这不是真迹吗?这些工程和史籍记载基本符合,难道还印证不了历史吗!

在《商颂·长发》中,开头就说:

睿哲唯商,长发其祥。

洪水茫茫,禹敷下土方。

这是商人写出来的,距离夏代不过几百年,焉能虚假!《山海经》、《尚书》、《竹书纪年》等古籍,也明确有大禹治水的记载。但“疑古派”把它们定为“神话书”和“伪书”。既或是后人编写的,其内容和一些史书相符,也不能说不对,再说,这些“造伪者”的年代,总比“疑古派”要早到几千百年,可信度肯定超过这些“彪子”。

二、乐山的大禹岩刻,根本不是弥勒佛?

四川有“乐山大佛”,其实不是“佛”,而是一位镇压洪水之神!神是能人所化,化者为谁?非大禹莫属!有些人瞪着眼睛不承认,硬说它是弥勒佛。尽人皆知,弥勒是光头、大肚、笑口常开的,这种形象和乐山岩刻毫无共同之处!再说,头上原有冠,因长出草木,修缮时冠已毁掉,于是改成螺形发式,以为佛像;然而头上镶嵌过玉石曾经留下深坑,仍然不能成“佛”。再说两手平放在膝盖上,和古埃及发现的大禹年青时的石像基本同样,和“佛”的手势根本不相似。有人看大禹岩像右手偏厚,不知是施工劳累所致,反而要把它改成反手,以便成“佛”。实在煞费苦心。大禹治水,受益的首为四川,为何四川反而不乐见大禹!

我们说乐山岩像是大禹,难道就挖了谁的祖坟不成!是大禹就是大禹,有何不好?说乐山岩像是大禹,有人认为“证据不足”;那么,“乐山大佛”又有何证据?不敢承认大禹和夏王朝的真实存在,只怕是砸了“疑古派”的饭碗吧!你不承认,不怕,可以深入探讨,可以提出反证,深入探索;但这些人否定史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是为了贬低中国悠久历史,崇拜西方文化,压制求实的科学精神,以及维护个人“权威”等不可告人的目的。

三、东北集安的“禹母石”和“启母石”

《后汉书》明确记有汉武帝泰山封禅之后,到东北境内巡视的过程:元月封禅,二月到西边,三月到北边,四月到东边。来到鸭绿江(当时称为“弱水”或“小水”)边,也是为了征伐卫氏朝鲜做准备。在九原(现集安),“拜启母石”。启母,是大禹之夫人,此石在集安台上。这一点和“禹合婚于台桑之野”非常符合,也证明夏人祭祀用“祏”。

在集安北面的大禹山西南麓(海拔约250米),有方坛积石古墓,已圯;花岗岩石条已变色,出现凹沟,说明年代久远,与所谓“高句丽”毫无关系。墓前十米处,有一石,已爆裂;上有阴刻象形文字组合“九阳之母”,确为大禹母亲之石,即“禹母石”。有“启母石”,就会有“禹母石”,这是很自然的。说是“高句丽第一个石刻女像”毫无根据,但“疑古派”采之。说明这些“彪人”只疑真古,不疑假古,其目的在于非古、非中,其用心昭然若揭!

这些史迹足以证明,大禹只能出生在东北集安大禹山。其母为有莘氏女修已。有莘氏,在东北;莘,参草也。一些“彪人”认为大禹不可能生在大禹山,那又会生在哪里?反正他母亲在哪里,大禹就生在哪里!这一道理颠扑不破!

四、夏代历史始于公元前2900年前后

按中国古史,黄帝的二儿子昌意,在西方生了颛顼,颛顼十岁回东北“佐少昊”为“孺帝”,后为东北王,即《论语》所说“先帝命为东蒙主”。颛顼生伯鲧,伯鲧十五岁打败长春、吉林一带的夫余人,进军通化地区;在“高禖”结识修已,生大禹。这是夏代的纪元。

颛顼生年,按木星与土星重合规律计算,应生于公元前30501225日。大禹为颛顼的孙子,早晚也要在公元前2900多年前出生。但《夏商周断代工程》,把夏史推迟了700多年,认为只能始于公元前2000年前后,实在是“彪”!

“疑古派”传人李学勤之流,浪费大量国家资金,结果把中国夏、商、周历史推迟700来年,给中国历史拦腰一刀。先是把早期商文化二里头文化硬改为早期夏文化,以瞒天过海。当陕西凤翔新出土的青铜器文字与虢季子白盘文字衔接,证明其“断代工程”失误时,竟恬颜说:幸好我们说这只是“阶段性成果”,以自欺欺人。搞历史工程,竟然要靠“侥幸”,真不知羞耻!“阶段性成果”为何可以误差700多年!“阶段性成果”为何竟让辞书、教科书、档案等都要以它为准!“阶段性成果”为何竟堂而皇之地刻在“中华世纪坛”,至今坚持不改!像这样重大的历史问题,本应深入探讨,尽早加以澄清。这对于中华民族的源流、发展和复兴大业,至关重要。不能由几个“权威”把持,或为了几张厚脸皮而压住不动。历史是学问,是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和骄傲;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精神就是实事求是,为学、为史者岂可与之背道而驰!

至今仍不承认夏王朝的真实存在,说明“疑古派”阴魂不散。“疑古派”给中国历史造成的损害还少么!“疑古派”可以休矣!

 

2016810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