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濮阳西水坡古墓到底多少年  

2016-09-28 18:01:41|  分类: 山海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兼谈考古不是炒股,更不是捣鬼

宫玉海

 

1987年,在河南濮阳县西水坡村挖掘出一座古墓。在墓主人身边,左有青龙,右有白虎,都是用彩贝组成的图案。脚下有贝壳组成的贝壳形和两根骨头组成的“二”字。当时经测定为6500年前墓葬。但墓主人为谁何等历史考证一直没有结果。当时有考古人员猜测,这可能是黄帝或颛顼之墓。这种妄想式的猜测既没有道理又很可笑;因为黄帝和颛顼的年代,要比6500年晚了约1500年!

2011年年底,经研究写出《英雄宁禄和他的立国》一文(可见《山海经解读正要》169~172页),认为此古墓为6500年前《创世纪》中的“世上英雄之首”宁禄的墓葬。宁禄是贝丘文化的创造者,他是诺亚的孙子古实之子。古实原居贵州,即基训(黔)河环绕之地。古实出伊甸园,到达江苏居住,姑苏即古实的谐音词。后世有时写成句须,这是一个古国,但绝对不是“须句”。

但是,最近看到,有人把这段历史改到了8000年前,不知何故。是6500年,还是8000多年前?这种随意改动的动机和目的到底是什么?考古工作本为历史研究的一部分,是为历史研究提供物证的。但绝不可用考古代替历史研究。某些考古“权威”人士的主观随意性,已经给历史研究造成了不良影响和误导,形成一定的混乱。所以说考古不是炒股,更不是捣鬼,而应该实事求是,用科学态度去面对历史,用负责任的心去对待大众。

一、中华文化有没有上五千年历史

过去说“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本为一万多年的历史;而有些人只承认下五千年,而抛弃了上五千年,这是很值得痛心的。首先,“伊甸园”在东方,不在西方,这是《圣经》说的。而地质考证和地理环境方面都很符合云贵高原的条件。特别是诺亚的一些家族成员纷纷离开“伊甸园”的路线也可证其准确位置,但疑古派群起而攻之。要知道,过去说“伊甸园”在西方时,他们从不出来说话。

现在6500年前的贝宁古墓出来“说话”了,疑古派岂能放行!于是,就想办法抵制之,立刻把6500改为8000年!不仅打击深入研究者的积极性,也打了自己的耳光,这种做法其实很愚蠢。

二、把“司母戊”改成“后母戊”是同样手法

他们这种鬼把戏早就有先例可查。本来,商代大青铜方鼎铭文是“司母戊”,这是原刻,为什么明目张胆地改读“后母戊”?这种“指鹿为马”的做法实在令人无法接受;但这些人就干得出来。原因是,有局外人把“司母戊”方鼎的来历考证出来了,不啻打了几个“权威”的耳光。于是恼羞成怒,依仗权势,硬把“司母戊”改读“后母戊”,企图一下子把创新的考证连根拔掉,实在是用心良苦。

商代叫戊的名人,只有第九代商王太戊;而能造成如此大鼎的人只有王公贵族以上的人,或带兵的人,正是所谓“钟鸣鼎食”;普通人家是办不到的。有人说是为纪念“后母”而造;礼器也用不着造这么大的鼎。况且“后母”之名为“戊”的不见经传;既或有名,也不一定指名道姓去纪念。可见这些说法十分牵强,无法成立。

另有一鼎可以佐证,那就是“司母辛”鼎。辛,是武丁的夫人妇好,她曾带兵多次出征打仗,说明也是“司母”即司马,而且没说过她是谁的后妈!

三、二里头文化是早期夏文化还是早期商文化

这些人的手法是一贯的。在《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就擅自把二里头文化,从早期商文化改为早期夏文化,一下子把中国历史抹掉了七百多年。其原因是这些疑古派传人一直否定中国古代历史的真实性,不相信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说。而只承认中华古史在世界历史中比古埃及、古印度为晚,甚至4000多年前的巴比仑也比中国要早。为了自圆其说,就硬改考古发现遗址的年代,真是胆大妄为。由于这种反科学的主观随意性,已给《工程》造成大错,也给社会造成误导。但这些人至今不改,说明其顽固性和反动性。

古埃及和印度自古就由中国统一管理,特别是巴比仑,本来源于中国,在《大荒南经》中说:

有国曰伯服,颛顼生伯服,黍食。

伯服,古读巴比,为颛顼在东北时所生众子之一。巴比,即珍宝的意思。颛顼为帝时,派往西亚,在两河流域立国;并曾到达非洲北部。颛顼生于公元前3050年前,巴比仑也就在4900年前,儿子总不能比老子生的早吧!

四、八千多年前,属世纪洪水时期

现在有人把濮阳西水坡古墓的年代提前1500年,为8000年前,并无根据。按《圣经》所说:诺亚40岁的时候,发生了世纪大洪水,而诺亚活了五百岁。从诺亚到宁禄至少要一千年;原来6500年前之说,大致相符;八千年前的说法肯定不对,还是不要乱改的好!再说,历史也不是橡皮筋,随便拉短拉长的。考古也不是炒股,可以随行就市,更不是捣鬼,为了私利而不顾事实,对创见进行打击。这种伎俩自然不会得逞,而总会适得其反!

原苏联历史学者司徒卢威在《古代的东方》一书中关于中国的叙述,一开头就说:“中国有一万多年的历史”,并且提出一些实证。而一些中国历史学者竟然持相反的态度,把自我矮化当成“事业”,极力缩短中国的历史,而喋喋不休,十分无理!

如,在青海出现“宗日”文化文化遗迹。其中在一个盆内沿上画有跳舞的队伍,中间两人抬一鼓,竟被某权威定为抬了一个“太阳”,还硬说此文化来自西伯利亚。考古发现不等于历史研究,如进一步探讨,而且不太困难,就会从《秦本纪》中查到:“宗日”实为“中潏”的同音字,是在周成王时“居西戎,保西陲”的女真人先民。这该是何等的确凿,又是何等的荣耀!而一些搞历史的人,却不去做这样的事情,甚至别人办了还在背后吹冷风,不敢直面相对。只好一脸灰土土的去见马克思了。

2016926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