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宫玉海的博客

两经(《山海经》《诗经》)读后更无求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中国古史的辉煌,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易考拉推荐

○汉字古音辨○ 《东北古代民族·考古与疆域》一系列错误信息和谬论评析  

2017-06-02 11:1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古音辨

 

《东北古代民族·考古与疆域》

一系列错误信息和谬论评析

 

宫玉海

《东北古代民族·考古与疆域》(张博泉·魏存成主编,吉林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一次印刷。以下简称《东北古》)面世已有二十年了,当时印数不多,以后有无再版不详。但名为“国家教委‘八五’规划重点项目”,影响未必局限于学界。由于《东北古》的编写出发点存在问题,所以对信息的处理受限;考古资料虽然不少,但受到“高句丽+”的影响,特别是把东北“异于三方”的“异”,当成是与中原历史文化的切割;在民族问题上摒弃“三皇五帝”及夏、商、周、秦等源流,造成“四大语族竞逐”的混乱局面。这些都使东北古史面目全非,客观上为分离主义提供反面依据,对中华民族的团结、复兴产生了负面影响。兹摘其要点揭示如下:

一、四大语族,稀里糊涂

《东北古》说,古代东北地区有四大语族竞逐,有汉语族、肃慎语族、秽貊语族和东胡语族。先说汉语族:前身是春秋时形成的华夏族汉人是汉时才出现。如果这样,在东北汉语族应该是汉以后才出现的了,又怎么能算上古族呢?那就是说:汉代以前,东北地区无汉人。这可能吗?

再说肃慎语族:肃慎是东夷人的一支,言外之意汉人不是东夷的一支。那么,什么是肃慎语呢?最早时有黄帝之子帝挚即少昊,在东北建肃慎之国,号称穷桑氏。黄帝家族不说汉语,说的是肃慎语,岂非笑谈!

三是秽貊语族。秽貊语族主要是由东夷中的秽貊人融合而成的。什么话!秽貊人是自己和自己融合而成的。可见,《东北古》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秽貊。秽貊是室韦靺鞨的连读,就是小水貊,室韦靺鞨和黑水靺鞨(它不是渤海之族),说不同语言,当然很奇怪了。

四、东胡语族。东胡语族主要是戎狄和东夷人融合而成的。又是一个杂种论点。融合以后又分出乌桓、鲜卑,以及室韦、契丹和蒙古等。真是奇谈怪论!可见,《东北古》根本不知道乌桓、鲜卑都是汉人,契丹就是北维,为颛顼所创;更不知道靺鞨就是真正的老蒙古等。

如此立论,混乱语言,历史逻辑更谈不上!

二、东胡西胡   一塌糊涂

东胡是什么?东北古有胡不与国,就是思虑之国、慕容家族。东胡不是胡人,乌桓也不是胡人,他们都是汉人。胡不与是黄帝之孙、晏龙之子门神之一的鞠涂。胡不与又称思幽之国。乌桓是黄帝之玄孙、颛顼之孙、老童之子黎的族人,黎号武夫,居西号吴回,后称乌桓。黄帝的后代,竟成为不同民族,操非汉语,又叫什么东胡语,简直岂有此理!

西胡也不是胡人,是阿富汗的前身。阿富汗是以色列人走失的十族之一,古称巫咸(喊)。古史中所说西胡白玉山就是昆冈,因称西胡,但不是胡人。

既然《东北古》把拓拔、鲜卑混在一起,又属于东胡语族,当然也得说汉语。拓拔为诺亚之孙土巴之后裔,七千多年前就来到东北,是真正的东北古。鲜卑就是锡伯。锡伯族为西伯昌即文王之后裔,发源于亳,后稷随有邰氏迁于西亚,公刘时从西欧迁回中国西北,又迁至邠地,也算是真正的“东北古”。周人姬姓,黄帝之后,帝喾(gào)之子后稷所建。他们不说汉语,而说“东胡语”;东胡又是黄帝之后裔,这就成了中国人不说中国话!

三、匈奴与胡   史迁误读

《史记·匈奴列传》说: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一开始就错了。匈奴为胡人,即春秋时之皋落氏,被视为赤狄别种,和夏人不是同种。这种过错是太史公把御龙氏和皋落氏弄混了。同时,在列传中把乌桓称为东胡,更错。

《夏本纪》:“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受豕韦之后。”御龙氏之后曰乌洛侯,在东北;但不是皋落氏。豖韦,即室韦靺鞨;豖,在这里读shì,不读tún;因此淳维之名也是错的。

《东北古》把秽貊即豖韦归于肃慎语族,当然又是失误。帝尧的后代御龙氏,怎么会不说汉语呢!

四、别种称族   不知所出

《东北古》说:夫余、高句丽分别属于秽及貊,秽、貊原是两个不同的种类。后来因秽、貊互有统属,而且言语诸事多同,被视为同一语族的各集团,在历史上往往秽、貊连称或互称,所以把高句丽视为夫余别种,不知夫余为,高句丽为。又是胡编!

高句丽确实和夫余不同种类;但夫余为秽,高句丽为貊,简直是胡言乱语。夫余人初为黑龙氏,冬官之族;帝颛顼后,迁至亳地;高辛氏时,夫余首领后羿为射官,世称有穷后羿,至夏代而亡。其后人在通化地区驻守,一直不为中央王朝所认可;汉时,与秽貊合流,用秽王金印。后与高句丽人相结合,成为东北一支叛乱力量。高句丽之祖朱蒙原为高丽国王金蛙侍妾所私生之东明,为逃其父追杀,南至浑江流域;其族为颛顼之后裔,高姓,本系汉人,无所谓“貊”。既不是夫余别种,也不是秽貊。《东北古》把“高句丽”定为“少数民族地方政权”十分牵强。高句丽自称颛顼之后裔,高姓,这是什么“少数民族”!“地方政权”就可以一次次向中央政府叫板,且发动叛乱?如此认定,真是不可理喻!

这种所谓研究,集反东北古史谬论之大成,构成了满清政权复辟和“高句丽”分裂的历史依据和理论基础;是在为“伪皇宫博物院”、“高句丽历史博物馆”这两个卖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存在“保驾护航”。铲除“伪皇宫博物院”,肃清“高句丽”流毒,应是把卖国主义转变回爱国主义的正确抉择和当务之急。

《东北古》说:库莫奚原属东胡后裔的鲜卑人。这句话在年代上和族源上十分混乱。库莫奚即云氏,云氏就是宇文氏,和东胡不同;更和鲜卑(周人)不同。云氏,是黄帝本族,黄帝为“云师”,库莫奚即“云师”,“云氏”之古读,如日本语之くもし,根本就谈不上“别部”、“别种”。所谓“‘夫余’别种,貊从夫余分离出立高句丽国,此后便以貊称之”,简直就象梦呓,这叫什么研究!

又说:渤海,一说是高丽别种,另说是粟末靺鞨之别种”,两种说法虽然有不可解的矛盾,却都符合“别种”二字的本来含义。真是“不可解的矛盾”,却在胡乱解释之下得到了调和,这里充分显示出《东北古》的编写特色!

三、如此工程”  学问别种

《东北古》自诩:“把考古和历史结合起来,以符合历史的本来面目之说,更是不堪入目。在该书44页中竟然出现借红山出土之玉龙,大摆乌龙的段落:“文献记载:少昊之子伯益嬴姓,帝喾嬴姓。又云皋陶之子伯益,皋陶是高阳之对音,又云偃、嬴一声之转。东北辽西为颛顼之墟,则颛顼偃姓,帝喾嬴姓,偃与嬴是颛顼与帝喾时两个主要氏族,图腾之标识,……颛顼、帝喾是以熊盈(为一字同音异写),附合过去的人头龙身的大人物。但其字本为嬴,孳衍为熊为能,又孳衍为龙。……”一路东拉西扯,简直是空穴来风!

伯益被帝舜封于秦,赐姓嬴。这是嬴秦氏的起始。但伯益绝不是少昊之子。皋陶生伯益,但与所谓一声之转毫不相干。帝颛顼伊姓,帝喾金姓,何曾姓偃姓嬴!又怎么以熊盈!而且还会孳衍为熊、能;又孳衍为!另外,胡乱发挥出:此玉龙当是嬴的变体把熊嬴字化为高辛;“至于黄帝一词出现则晚”;“龙成为氏族权威的象征当始于高辛氏帝喾时,与辽西发现玉龙相印证”,等。不知伊云胡底,印证手法十分拙劣。把考古发现信手拈来,随便贴在帝喾头上,成了滥用考古发现的“佼佼者”。

甚至在汉、汉化、华化、华等论述上更是一片混乱。此书读来,几次拍案而起,怒火填鹰,无法卒读。如此胡编滥造,错误满篇的劣作,竟被视为工程经典”,当是对祖宗的亵渎,对历史的不忠,对后人的欺骗,误国害民;竟然恬颜面世,或可骗奖,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这是中华文化健康发展之必由之路,马克思说:没有批判,就没有进步。对于鲜花和毒草必须分清是非,辨别美丑,不可囫囵吞枣,以致流毒难禁。

现代社会,假冒伪劣产品在文化领域中也屡见不鲜。但打着金字招牌,公然大造其伪的例子却十分罕见。把东北历史搞乱,为高句丽分裂僵尸招魂的恶行,无疑于向《反分裂国家法》挑战。这些盛世蟊贼文化蛀虫,必定走向失败的下场。反自然的要受到自然的惩罚,反历史的就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017527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